0711

【影像放映會】I Wish you could swim, Like the dolphins

🐬I Wish you could swim, Like the dolphins🐬
放映時間:2020/01/16(四)-18(六) 19:00-21:00
策展人:張冰
參與放映藝術家:Amalia Ulman、Kuangyu Tsui 崔廣宇、Jennifer Moon、Kenneth Tam、Li Liao 李燎、Li Ming李明、Lin Ke林科、Linh Phuong NguyenNeha Choksi、Liu Yu、Ma Qiu-Sha馬秋莎、Roy Lei 雷磊、Truong Minh Quy、Wang Shao-Gang汪绍綱、Anna LI 李安娜、Yao Qing-Mei姚清妹、Chu Chun-Teng朱駿騰
放映地點:VT Artsalon 非常廟藝文空間(台北市中山區新生北路三段56巷17號B1)

封面:Kenneth Tam, Sump, 7’37’’, 2015, 圖片由藝術家和其代理畫廊提供,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Commonwealth and Council



| 策展概念

文 / 張冰

Bill DeMain在2019年春天的一篇文章《The Story behind The Song: Heroes by David Bowie》中這樣評論David Bowie:在他偉大的聲樂表演之中,他的歌詞充滿了怪異的詩意,比如關於海豚的那部分歌詞。 正如鮑伊自己所說,他經常採用一種受威廉· 巴勒斯啟發的刪節式的寫作手法,從一本書或者一本雜誌中隨機抽取文本,然後重新編排。

這次的影片放映就是如此,它沒有遵循常規事先確定一個策展觀念的方法開始工作,而是從每個演出者的作品出發。 演出者的作品看似各有其劇本,但卻不約而同用敏銳的目光審視著人類面對的共同困境,正是這些作品促發本次展覽的動機,不斷加入的作品持續撰寫和編輯著策展概念。 在演出者的鏡頭之下, 帶著幻想和希望消失在中國的西班牙女孩,偏執狂般不斷練習標準英文發音的新移民,為了迎合中產階級的價值觀念365天堅持健身的演出者...... 儘管來自不同的文化背景和不同的社會族群,作品中的人物都在似曾相識的精神困惑、身份焦慮和生存壓力中努力掙扎。 行為表演、社會介入或者情節虛構, 不同的技術和藝術語言的運用, 如同文本的段落或者詩歌的章節,將作品集合在一起放映,重新編排後跳躍性的觀感對應著今天現實的荒誕。 展覽展出的時間正是2020年的一月,回看過去的一年, 新聞事件更迭,民主制度的漏洞更加明顯,獨裁政治越發猖獗,現實比戲劇還要殘酷。

「必須把自己放在一個危險的狀態,無論是感情上、精神上還是身體上。 」在同篇文章中 David Bowie這樣描述那一年他從英國搬到柏林生活和創作的狀況。 ——這也是該展覽發生的原因——為了獻給演出者和他們作品中現實或虛構的角色,獻給恰好生活在這個混亂與失序的時代的我們。 在宏大的政治敘事面前,所有的社會議題都被利益裹挾,親情、友情和愛情被政治撕裂,無人可以從中輕鬆逃脫。 每個種族、家庭和個體都身處「危險的狀態」,無論這些危險是否已經發展成暴力衝突,又或者看起來依然情意綿綿。 生命如此卑微,在危險面前,我知道,除了竭盡全力,我們別無所能。

I, I wish you could swim
Like the dolphins, like dolphins can swim
Though nothing, noting will keep us together
We can beat them, foe ever and ever

| 策展概念

文 / 張冰

Bill DeMain在2019年春天的一篇文章《The Story behind The Song: Heroes by David Bowie》中這樣評論David Bowie:在他偉大的聲樂表演之中,他的歌詞充滿了怪異的詩意,比如關於海豚的那部分歌詞。 正如鮑伊自己所說,他經常採用一種受威廉· 巴勒斯啟發的刪節式的寫作手法,從一本書或者一本雜誌中隨機抽取文本,然後重新編排。

這次的影片放映就是如此,它沒有遵循常規事先確定一個策展觀念的方法開始工作,而是從每個演出者的作品出發。 演出者的作品看似各有其劇本,但卻不約而同用敏銳的目光審視著人類面對的共同困境,正是這些作品促發本次展覽的動機,不斷加入的作品持續撰寫和編輯著策展概念。 在演出者的鏡頭之下, 帶著幻想和希望消失在中國的西班牙女孩,偏執狂般不斷練習標準英文發音的新移民,為了迎合中產階級的價值觀念365天堅持健身的演出者...... 儘管來自不同的文化背景和不同的社會族群,作品中的人物都在似曾相識的精神困惑、身份焦慮和生存壓力中努力掙扎。 行為表演、社會介入或者情節虛構, 不同的技術和藝術語言的運用, 如同文本的段落或者詩歌的章節,將作品集合在一起放映,重新編排後跳躍性的觀感對應著今天現實的荒誕。 展覽展出的時間正是2020年的一月,回看過去的一年, 新聞事件更迭,民主制度的漏洞更加明顯,獨裁政治越發猖獗,現實比戲劇還要殘酷。

「必須把自己放在一個危險的狀態,無論是感情上、精神上還是身體上。 」在同篇文章中 David Bowie這樣描述那一年他從英國搬到柏林生活和創作的狀況。 ——這也是該展覽發生的原因——為了獻給演出者和他們作品中現實或虛構的角色,獻給恰好生活在這個混亂與失序的時代的我們。 在宏大的政治敘事面前,所有的社會議題都被利益裹挾,親情、友情和愛情被政治撕裂,無人可以從中輕鬆逃脫。 每個種族、家庭和個體都身處「危險的狀態」,無論這些危險是否已經發展成暴力衝突,又或者看起來依然情意綿綿。 生命如此卑微,在危險面前,我知道,除了竭盡全力,我們別無所能。

I, I wish you could swim
Like the dolphins, like dolphins can swim
Though nothing, noting will keep us together
We can beat them, foe ever and e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