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沐芢個展】走山遊水—化外之境

展覽時間:2020/07/11 – 2020/08/22
開幕茶會:2020/07/11(六)‭ ‬15:00‬
座談會:2020/08/15 (六) 13:30 – 15:00
與談人:王焜生、常陵
地點:VT Artsalon 非常廟藝文空間(台北市中山區新生北路三段56巷17號B1)



呂沐芢

藝術家呂沐芢以繪畫、影像、裝置為主要創作形式,藉著呼喚過往的時間記憶來進行錯位體驗,並取樣身體在空間中移動所獲得的感知,來對觀察過去人與土地的關係,反思身體與環境的疏離,飄渺且陌生成為常態 ,這些覺察的訊息成為創作條件,並以一種敘事性的實驗來展開。

學歷
2005 國立台南藝術大學造形藝術研究所碩士
2001 國立台灣藝術大學雕塑系

群展
2020 非常人 絕對空間 台南,台灣
2019 糖業大地藝術祭 / 蝸行移動 台南,台灣
2018 東海岸大地藝術節 台東,台灣
2017 瘋狂千里 -活骨x走跳:雲飛天 台中文創園區 台中,台灣
2016 比利時西利界森林生態雕塑與裝置藝術創作計畫” 西利界,比利時,
2015 亞空間二號 Subordinate spaces NO.2 受邀「何以為度?」 2015 FORMOSA 雕塑雙年展
2014 “樹語、呢喃-比利時西利界森林生態雕塑與裝置藝術創作計畫” 西利界,比利時
2013 日本石卷藝術陪伴計劃-2 石卷,日本
2012 前進Forte Marghera 威尼斯,義大利
2011 新台灣壁畫隊「台灣移地創作計畫」 台北,台灣
2010 國際鋼雕藝術節 高雄,台灣
2009 自由術 新思惟 高雄,台灣
2008 高雄鋼雕藝術節 高雄,台灣
2007 未來的軌跡 義大利當代藝術館 PAN Polozzo delle Arti Nopoli 拿坡里,義大利
2006 是否還有使用的功能 羅馬尼亞MIERCURIA-CIUC 裝置
2005 異地計算 匈牙利 MMG畫廊
2004 台灣前衛文件展Co4 台北,台灣
2003 國際高雄貨櫃藝術節 高雄,台灣
2002 台灣前衛文件展Co2 台北,台灣
2001 台灣當代雕塑大展 華山藝文特區 台北,台灣
2000 台北市美展 台北,台灣
1999 台北市美展 台北,台灣
1999 嗯!應該往那把!個展 原型藝術 台南,台灣
1998 你把我當牠跟狗一樣個展 土思藝文中心 台北,台灣

個展
2020 走山遊水-化外之境 非常廟藝文空間 台北,台灣
2018 山林食堂-蓋亞計畫 寶來,台灣
2016 〈亞空間三號〉Subordinate spaces NO.3大臺北當代藝術雙年展 台北,台灣
2016 幸福移動製造/忠義社區之蝸型律動 台中,台灣
2015 “眼蟲計畫-大地魂” 絕對空間 台南,台灣
2015 眼蟲計畫-亞空間 新浜碼頭藝術空間 高雄,台灣
2014“眼蟲計畫-飛碟人” 福利社 台北,台灣
2013 飛碟人 Forte Marghera 威尼斯,義大利
2011 縫隙遊蕩 白屋藝廊 高雄,台灣
2010 呼提克的飲食觀 台灣新藝 台南,台灣
2009 託孤 橋頭老街 高雄,台灣
2009 灰燼恢境 橋頭糖廠焚毀的日式建築 高雄,台灣
2000 有玩沒完 新濱碼頭 高雄,台灣
1999 嗯!應該往那把! 原型藝術 台南,台灣
1998 你把我當牠跟狗一樣 土思藝文中心 台北,台灣

駐地創作
2018 東海岸大地藝術節 台東,台灣
2016 比利時西利界森林生態雕塑與裝置藝術創作計畫” 比利時 (團體組-戶外裝置首獎)
2014比利時西利界森林生態雕塑與裝置藝術創作計畫” 西利界,比利時
2014知本林道創作營 台東,台灣
2014 Forte Marghera 威尼斯,義大利
2009 48小時藝術認証駐地藝術家 台灣橋仔頭白屋 高雄,台灣
2009 KAO YUAN UNIVERSITY 高苑科技大學 高雄,台灣,2009/07-2010/06
2007 Gate Gallery , China , Beijing 紅門畫廊 北京,中國,2007/02-2007/05
2006 Free CampⅡ Harghita Cultural Center, Romania 國際青年創作營,Harghita 文化中心,羅馬尼亞 10月
2006 Kio-A-Thau Sugar Refinery, Kaohsiung, Taiwan 台灣高雄橋仔頭糖廠藝術村 5-8月
2005 Gallery MMG. Budapest Hungary/ 匈牙利 9-10月

重要得獎
2016 比利時西利界森林生態雕塑與裝置藝術創作計畫,比利時 (戶外裝置首獎)
2007 數位科技藝術獎 入選
2002 台北市美術獎 優選獎
2001 TIF 新人獎 新人獎首獎
2000 台北市美術獎 優選獎
1999 台北市美展 北美獎
1998 國際版畫素描雙年展 版畫入選
1998 國際版畫素描雙年展 素描入選

補助
2019 流浪者便利生活計畫-第二階段 獲國家文藝基金會展覽108年2期補助
2014 “廢創衍生” 獲國家文藝基金會展覽103年2期補助
2010 “蓋亞計畫” 獲國家文藝基金會展覽99年2期補助
2008 “流浪的凝視” 獲國家文藝基金會展覽97年2期補助

收藏
2016 眼蟲計畫/大地魂-生存實境/由 Survival RealityWhite Rabbit Gallery 澳洲 白兔美術館收藏
2007 有完沒完/錄像/高美館收藏

任教
2017 崑山大學 視覺傳達系 講師
2005 長榮大學 視覺藝術系 講師
2006 高雄大學 講師
2007 高雄師範大學 美術系 講師
2009 樹德科技大學 建築環境系 講師

《走山遊水》所面臨到的繪畫性關乎幾個面向,第一是當身體遊走於空間中,身體在現場所擁有的身體感知與意識情境都將會被儲存於腦中,我們藉由感官成為存在現場的觀察者,在移動的區域中察覺其他事物的移動及變化,緊接著,在更長距離的移動下,區域與區域之間的事物變化差異(或許)更為顯著,身體也因不同的環境下被開啟或啟動不同的機能,若能如實的接收這些訊息,這些訊息將成為下次類比或相同的情境下可被提取的資料。

第二個面向是關於時間向度的部分,當我們回溯過去的記憶點時,可能採取的方式有兩種,其一是抽取時間的片段,單一的畫面在緩動的時間下讓有限的符號顯現其中,其二是抽取時間片段的情境,片段與片段的情境皆為不可靠的記憶訊息,這其中或許有著其他片段的記憶摻著,也就是說,有可能是拼貼的畫面構成,越久遠的記憶越是有扭曲的流轉拼湊。

《走山遊水》的創作行徑間,便清楚地察覺到記憶的模糊與空缺、形象的扭曲變化,讓時間點真實的現象變得無法分辨,繼而發生符號的不確定性與他者訊息的互為摻透,而讓創作主體自認為自身的記憶。最後一個面向則是創作當下的身體現場,相對於自身,如果繪畫是一種可能性的探索,他可能發生的途徑應該別於慣性的操作,由意識所控制的形體、色彩及身體等的使用慣性,皆該再次被審視。所以有沒有一種可能是,在繪畫的狀態中,保持某種覺知而不落入慣性,並能趨近創作主體所關心的思維。如果將時間片段裡的切片提取,將其畫面轉化為情境,進入那氛圍、進入那情境後,忘卻那條件卻又在那氛圍中而又不分別,開始進入繪畫的行為,且在行為的當下覺察慣性,每當慣性現身時就適當的暫停或停止繪畫行動,讓身體接納意識流的運動狀態,讓理智的思維運作而驅動未知的覺察…

【藝術家微訪談】

問題發想:葉羽庭 
問題採訪:葉羽庭
文字整理:葉羽庭
藝術家:呂沐芢

✶✶✶

Q1:作品中出現的人物、動物、行為,是通過什麼樣的內心過程去選定主題並創作?是否有任何象徵性存在的意義?

當我遊走在高度密集的城市與人群稀疏的村落時,我意識到人們對於土地所衍生出的生活型態是截然不同的,高度人口集中的城市有著快速的節奏鎖定在非直接關係土地的事物上,然而新鮮的水、食物湧向城市,垃圾集中後則排出;而村落的土地溫度來自於身體的勞動,陽光是食物的能量,雨水滋養著大地,看不見的微生物使土壤生氣勃勃,日落前拚完作後的工作,夜臨就寢,日出前準備一日的行前規劃,人們敏銳的觀察著環境變化,並調整工作內容,高自律的隨著大地的律動安然的存在。

而本次創作主題「化外之境」是指於權力主體所建構的條件之邊緣,或是未歸屬之地,在此有著自行繁衍的習俗和土地相應所產生的一套生活方式,人們直接面對天候與土壤並隨著大地的韻律而生活。畫面中出現的風、水、霧有著深刻且濃郁的故事,而山、人、動物則訴說著貼近土地的情境,與城市思維所產生的狀態是如此不同,我們所創造的各式各樣的物質豎立在這土地之上,比阿里山上活著3000年的神木還要高很多,這使我不禁疑問我們與大地之母的距離到底有多遠?

Q2:你的創作自述提及到由意識所控制的繪畫慣性,想請問這樣的“慣性”具體對你來說是什麼樣的狀態?

繪畫慣性是來自於熟悉的安全領域,而非產生探索後的結果;以自身最穩定的方式進行創作,例如顏料選用及用色習慣,手操作的方式皆算是一種慣性。而這些“選擇”是由意識來決定,因為意識的決定,所以繪畫的“結果”幾乎早已被確立,就像工廠材料與模具之間的關係,最終成果幾乎成為必然。我希望的是自己能夠去鬆動意識,讓必然不是定數,進而面對過程中的繪畫行為;此行為是一種狀態,是覺知身體、意識、創作作品的過程。

Q3:畫作中所出現的表情幾乎帶有一種統一、無過多明顯情緒,選擇以這種狀態去建構面部表情的理由為何?

微表情是一種沉澱後的情緒,經歷了無法預期的天候,難以捉模的人事關係後,對人生律
動的坦然接納,無所預期的存在,並非消極面對,而是盡力了解無常是常態的展現。

Q4:能否跟我們介紹一下展出的兩件裝置作品分別帶有什麼樣的含義或故事呢?


▲ 呂沐芢,《試圖進入永恆的農夫》,複合媒材,2020。

此件作品使用回收木材與回收電線橡膠皮所製成,身軀元件是分離組裝構成的,身軀的上半身與下半身之間有一艘船體在其中,臉部帶著奇異的笑容,一根樹枝貫穿額頭延伸至光源亮處,而身體的動態向前頂著光源。作品展現身體在四季的天候變化下接收著大地的洗禮,身體有如操過頭的機器那般疲累,隨時都感覺會被拆解;作品的這位農夫是實行自然農法的老農夫,一輩子嚮往自然愛護大地,他期待有一天回到一切萬有的神性中。


▲ 呂沐芢,《杵在田邊的農夫》,複合媒材,2020。

此件作品使用回收木材、鐵線、殘留顏料、各式五金材料所製作,身軀的上半身與下半身之間有一艘船體在其中,農夫站立的方向與船體方向錯位約90度,他面帶著愁容,農夫的身軀背負著許多其他物件,而船行的方向是有指向性的,但農夫杵立在原地看著遠方的田,兩者是不同的方向,感到事與願違。

Q5:通過此次展覽,你希望觀者如何去感受作品中抽象且模糊的主體型態,或是佈展的模式?

所有一切皆是流動不確定的,沒有任何事是永恆的,這樣的思維深深烙印在生命的底層。展場中的作品是以一種敘事方式來呈現,其事件本身並非單一事件,而是由諸多小事件來結合述說那複雜的環境,環境原本就無法從單一角度來閱讀,越是眾多細瑣的事件所產生的關係更可能描述出整體狀態。所以看似無關的內容在展場中其實都扮演著有關土地裡發生的故事,像是狗藏骨頭、大雨中農夫的笑容、提著中藥包的老婦人等等,這些事件的背後都包含著許多情緒與無數個在我們生活中所發生的事。

展場的佈展方式,是製造觀者身體必須移位才能產生的觀看方式,此種移動可創造空間裡的律動,不再是單一視點的平行移動,也不是單一間距的跳躍,而是身體在空間裡不連續的節奏。就像位於展場中間裝上彈簧的塑料草皮,所產生的律動讓觀看模式不再是單一性閱讀,取而代之的是影射作品內容後的不確定,或許是不安也或是某種規律的抵抗。

--------------------------------------------------------------------------------------------

【觀眾微訪談】

問題發想:葉羽庭 
問題採訪:周孟辰、黃宇慈
文字整理:葉羽庭

✶✶✶

Q1:是否有任何一件作品令你聯想到自己的記憶片段? 如果有,那是什麼樣的情景?如果沒有,是否有哪一件作品特別吸引你,為什麼呢?

林先生 / 美學工作者

其實蠻多作品都會讓我有所聯想的,像最明顯的是有拿鋤頭到田裡幫忙的那幾幅,還有其他幅都有類似的情景,可以說是小時候所經歷的事情剛好都跟呂沐芢展現出來的作品差不多。因此讓我想到家裡小時候有許多小動物的存在,像是動物園一般,例如會有孔雀、老鷹啊,或是雞和鵝……等等,小時候阿公會自己燒鐵架,用成一排一排,建成一間間的動物房,後來家裡就有很多動物了,長大後也才明白自己的生長環境是很特別的。

陳先生 / 商業設計

說實在因為自己是城市長大的小孩子,所以對於自然鄉村的生活沒有太多共同經驗,倒是我對藝術家那幅「村里的一隻狗叼著骨頭」作品比較印象深刻。

Q2:畫面中出現的主體輪廓多數較為模糊,你能夠從中感受到什麼樣的情緒呢?

邱先生 / 視覺設計師

我個人能夠感受到的是某種內涵,可能情緒是一種,也或許是一種夢境感,帶給人灰色朦朧地帶的感受,比較像是現實生活中不常組合在一起的畫面感,又或者它就是一個想像過程。

陳先生 / 商業設計

說實話並沒有特別感受到情緒的連結,因為我自認是一個比較理性的人,以自己設計的角度來觀看,我的設計線條都是很明確,所以抽象的東西對我來說比較難以理解,直覺上也較難產生感性的共鳴。

陳先生 / 藝術家

我認識呂沐芢從很年輕的時候,他的個性很隨興而為,我覺得做創作有一件事很重要,就是要懂得忠於自己,忠於「自己」身為個體的氣息,這個人的氣息是如何的,他的作品便會投射出那樣的味道,所以我覺得呂沐芢在我眼裡有種精神上的潔癖,他不與潮流為伍,也不與太過商業的東西有關係,一直走著自己的路線,以低調的姿態在探索自己的創作。我認識他二十幾年了,雖然都是在一個低調的狀態裡,可是那種不失自我,且誠懇面對自己的態度是很棒的,做創作有時候不祈不求就是最好的創作態度,這點是我在沐芢身上看見最有光芒的。比如說創作好像想要把很多東西加進來,其實是要了解自己並懂得做自己就好了,做自己做到有特色的時候就會是這生態的角色。

Q3:作品中的色彩與筆觸,是否有哪一部分的呈現是特別吸引人,或是帶給你什麼樣的感受?

林先生 / 美學工作者

整體色彩是讓我感到溫暖、明亮的,而筆觸的話是讓我感到力量,透過作品看得到呂沐芢在創作過程中的一些想法,是很扎實的,有具象的底和轉為抽象的創作筆法。

如小姐 / 自由業

針對這點,我有去問過呂沐芢老師是否他記憶中的大自然及鄉下的色彩就是如此鮮明,而他說他並沒有刻意選色,但對我來說他所呈現的鄉下記憶是很明亮、有希望的感覺,而不是以寫實色彩去創作,整體更加帶給我一種虛幻的感覺。

Q4:對於草皮的存在有著什麼樣的理解和想法?

邱先生 / 視覺設計師

一開始看見這塊草皮不太敢去碰觸,但後來發現大家都踩上去,所以自己就跟著踩上去了;當我踩上草皮並由此觀看作品時,我會覺得自己是在一個漂浮的狀態,於虛幻之中,而不是在一個實際的平面,但也因它踩起來嘎嘎作響會讓人覺得緊張跟可怕。

陳先生 / 商業設計

我覺得站在上面會使觀看作品的感覺提升到另一種層次,當我站在一個不穩的平台上看畫,視覺跟身體因為晃動而不是很協調的時候,整體會帶出不同的氛圍,因為實際不是畫在動,而是自己本身在動,但第一感覺反而會覺得眼前的畫動起來了,之前也沒有過這樣的經驗,所以會特別覺得這樣的裝置讓人印象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