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獸不如—2020台灣美術雙年展(衛星展區)

展覽時間:2020/09/26 – 2020/11/21
開幕茶會:2020/09/26(六)‭ ‬19:00 – 21:00‬
展出藝術家:宮保睿、顧廣毅 、Meuko! Meuko! x Naxs corp
地點:VT Artsalon 非常廟藝文空間(台北市中山區新生北路三段56巷17號B1)
指導單位:文化部‬
主辦單位:國立臺灣美術館



宮保睿

宮保睿為推測設計師、藝術家與策展人,1988年生於美國內布拉斯加州林肯市,目前為實踐大學工業產品設計學系專任助理教授級專業技術人員,擁有長庚大學工業設計系產品組學士,英國皇家藝術學院(Royal College of Art)設計互動系(Design Interactions)碩士學歷。他認為設計是⼀種研究方法與思考工具,探索各種可能性,且批判過去與現在,推想未來。設計應該讓人可以刺激討論、想像與反思,他也致力於探索如何呈現可能未來的美學。作品涵蓋大型裝置、文字影像、概念性物件、表演甚至是展覽,試圖營造一個可供想像及探索的情境。

顧廣毅

目前居住於荷蘭與台灣從事創作工作。現為TW BioArt台灣生物藝術社群共同創辦人,碩士畢業於荷蘭恩荷芬設計學院(Design Academy Eindhoven)社會設計研究所(MA, Social Design)、國立陽明大學臨床牙醫學研究所、實踐大學媒體傳達設計研究所,大學畢業於高雄醫學大學牙醫學系;具有牙醫師、生物藝術家以及社會設計師等多重身分。他試圖拓展藝術、設計與科學結合的可能性,作品主要專注於臨床醫學、人類身體、人與其他物種的關係以及性別議題,嘗試藉由藝術實踐與設計方法去探索科學領域中的倫理問題,並藉此思考科技、人類個體和環境之間的關係。

Meuko! Meuko!

以環境情境式取樣採集混沌噪音為始,在當代賽博城市中聚合沈靜與噪烈交雜的情緒,將無序景觀、悶熱空氣描繪成實驗性音景。結合解構電子音樂、實驗噪音,探索聲裏情感與世界的對應。2018在瑞士廠牌Danse Noire發行"鬼島 Ghost Island"專輯作品,自2017開始與Naxs corp.合作現場音像演出與裝置創作,至今巡迴展演於歐亞澳二十餘國。包括柏林Transmediale開幕演出、香港Sónar電子藝術節、維也納藝術節Hyperreallity、台北藝術節噪集、菲律賓WSK等國際音樂、藝術場景。

NAXS Corp.

台灣新媒體藝術團隊。關注數位技術發展下身體、意識的諸種變形,試圖在紛雜的網絡中尋找集體而原始的連結。NAXS擅以裝置、聲光、網路介面、虛擬實境的實驗性運用,探索沉浸式空間、儀式劇場、音像演出等當代展演形式的可能性,也以此思索考後人類社會與技術神話間的儀式性結構。2015年以虛擬沉浸劇場《Render Ghost》獲數位藝術表演獎首獎,其後巡演於北京時代美術館、國立台灣美術館,並展出於2019林茲電子藝術節。

2020年台灣美術雙年展提出「禽獸不如」(Sub-zoology)之命題,試圖從動物與人之間病毒的傳播與變異,藉由佛教「六道輪迴」之「畜生道」為切入點,以「金剛經」所列十種生物樣態,反思人類對自然生物的長期掠奪與宰制,重新思考人類如何面對有情眾生,以呼應並延展近年來全球雙年展聚焦於「人類世」的生態環境議題。

VT Artsalon 作為台灣美術雙年展延伸的台北衛星展區,率先於9月26日開幕,登場的三位(組)藝術家首先展開提問。meuko! meuko! & NAXS corp涅所開發將展出新作《鬼島:獸觀》。揭示身處網路時代,個人與集體之間的加速碰撞引發了現實生活的新冷戰因疫情而加溫。

藝術家顧廣毅及宮保睿皆以「生物藝術」作為創作主軸之一。其中顧廣毅作品《變態的正常,正常的變態》與阿姆斯特丹生態學系助理教授Joris M. Koene博士合作。透過科學家對於蝸牛雌雄同體的研究,藝術家建立一系列包含動態影像、立體模型與平面輸出的藝術裝置,將人類與蝸牛的各種性活動轉化成數個相對應的視覺敘事,讓觀者反思何謂「正常」與「變態」。

而藝術家宮保睿展出新作《樹懶效應:No.2,虛構與真實之間的對話》,作品中透過三趾樹懶與人體腋毛相關的研究,探索思想實驗的迴路。進而開展藝術家與觀者之間,推測想像與科學研究之間虛構與真實之間的對話,除此之外,更試著問:來自動物的啟發作為想像的源頭,成為人類反思自身的可能性,而人類與動物可否成為「同伴物種」更進一步的「共融物種」呢?

【觀眾微訪談】

問題發想:林芷筠 
問題採訪:林芷筠、蕭雅萱
文字整理:林芷筠、黃鼎鈞

✶✶✶

Q1: 看完觀眾對於腋毛的想法及定位,你對於「生物腋毛人」有什麼樣的不同的想法?

楊小姐 / 學生

一開始我很疑惑為什麼要用腋毛作為探討的主題,後來了解到藝術家做的關於樹懶的研究,我感覺到藝術家是想要在腋毛的群體裡,創造出自己的獨特生態系。

黃先生 / 策展人

用腋毛做創作主題很有趣,我也從中看到如果你不去管理腋毛的話,呈現了自由主義的樣貌。他創造出的生物腋毛人很複雜,不只與科學、生物學相關,也有政治的反思在其中。

陳小姐 / 藝術家

非常開心可以看到比較有設計走向的作品,以往設計是針對某一個問題提出解決方案,是在功能性導向的思考。但宫保睿一直以來都是做推測設計,已經遠離那個所謂解決問題的本質上,他是利用設計來提出問題,我認為設計可以讓非常民生活的概念或美學,藉由這個機制傳播到整個社會。這樣的作品能在VT展出,有很大的意義。

Q2: 顧廣毅的雕塑裝置帶給你什麼樣的感受?

茉 / 音樂人

我之前有看過他的展覽,因為我個人也很關注性別議題,思考穩定的婚姻關係或開放式關係,所以看到他從蝸牛的生態發展出作品,因為蝸牛交配有很多種樣貌,但在人身上好像沒有這麼多可能性,但人又是動物的一種,這兩者間還是有所聯結。這樣的呈現很有意思,我個人很喜歡。

黃小姐 / 科技業

可能工作久了,對一些比較特別的想法會很有感覺。我覺得他是從另外一個角度告訴我們,社會上既定的價值觀、看起來「不正常」的事物,在另一個平行時空可能是正常的。藝術家給了我們不同的想法,去看待社會上人與人的互動及關係。展覽雕塑也做得很精緻,不會有情色感,很能傳達出多重性器官結合的形象。

楊小姐 / 學生

一開始看到書本,覺得上面的圖像很有刺激感,後來了解到藝術家的想法後,覺得很有意思。原來蝸牛有這麼多種實踐性的方式,應該要尊重人或動物的各種性文化。這次展出的雕塑品也很有創意,可以連結到人跟蝸牛間的關係。

Q3: 你從Meuko! Meuko! x Naxs Corp的作品中感受到什麼情緒呢?

茉 / 音樂人

我一開始就看到那個觀世音菩薩,慢慢感受到有幾隻狗,身體殘破不堪,好像趕著去投胎。中間進到很大的狗的身體裡面,畫面瞬間從紅色變綠色,有種從素食到肉食的過程。我覺得我是誤入其中的靈魂,從中得到救贖。加上觀看VR時現場有點香,味道、聲音及影像的配合很好,非常震撼。

Hanson / 藝術指導

我看過很多這類型的影片,但在螢幕上看時沒有很大的感受,就像是在看朋友玩遊戲一樣,完全無法參與。但我很驚喜可以看到VR,觀看的沉浸感很好,也很印象深刻。觀看也可以聞到一些香味,像是會在廟宇裡聞到的味道,可以跟觀看體驗有所連結。作品裡也有許多象徵性的元素,廟宇、狗等等,串起東方文化的脈絡。

Q4:《禽獸不如—2020台灣美術雙年展》以人類與動物的關係為題,你對此主題/概念有什麼看法?

茉 / 音樂人

因爲我本身有在關注流浪貓狗社團,常看到很多被虐待的貓狗,也會有人想要去救牠們。不分有錢或沒錢,有人會喜歡虐待,也有人熱於營救。所以人與動物的關係很複雜也很多元,從這次展出的作品也可以看到這樣的現象。

楊小姐 / 學生

人是動物一種,只是人更訴諸於宗教、文化這些精神層面的追求,這是人與動物之間的不同。但其他方面包括基本生理需求,其實我覺得人跟動物有點相像。所以透過這個展覽,也是能讓我再思考人與動物的互動。

 


 

【藝術家微訪談】

問題發想:林芷筠 
問題採訪:林芷筠
文字整理:林芷筠
圖文製作:黃宇慈
藝術家:Meuko! Meuko! x Naxs corp

✶✶✶

Q1.《鬼島》的靈感來源與夢境有關?能否談談這個作品的創作動機?

Meuko! Meuko!(以下簡稱M):我本身做電子音樂,2017年底發起《鬼島》創作計畫,那時候還沒有想到用VR呈現,但我很喜歡Naxs corp的作品,所以決定要跟他們合作。一開始是以音像演出的方式,直到去年在香港時才開始做VR。

《鬼島》的創作發想來自於我做的夢,這個夢關於未來,也想討論人、神性跟動物性之間的關係。夢境內容是我看到了動物和神像,他們流轉了千年回到寺廟,他們其實原本是佛像,但是佛像最終還是會回到以動物神像的方式呈現。

Q2.此次展出布幔上的圖騰很特別,創作時為什麼會選用這類型的元素?

Naxs corp—郭知藝(以下簡稱郭):圖騰是我們設計的符號,它的出發點是語言,是一種溝通媒介。如果事後可以再去詮釋它的話,它是在談人與動物、與神靈信仰間的關係。創造符號其實是在試圖尋找一種原型,它不一定要有明確的意涵,但它可以串聯不同的空間層次,包括人的、動物的、科技的、神話的不同時空。

Q3. 《鬼島:獸觀》中的音景採集了哪些聲音內容?

M:聲音創作也是來自街頭收集,我錄了廟宇祈福的聲音,所有作品內的人聲都是現場錄音的。這次展覽我設計一個環境音、講話的聲音,以及歌曲的聲音。

設計聲音時,我想像的空間是在充滿冷空氣的大霧中,所以我把環境音做成被迷霧包圍的感覺,你會聽到放慢50倍的鳥叫聲,感覺到聲音是很寬、很遠的,想要去找那個聲音,但不知道聲音從哪裡來。

Q4.《鬼島:獸觀》音像演出與虛擬實境的結合,兩者如何相互配合?

Naxs corp—馮涵宇(以下簡稱馮):Naxs corp團隊一直在處理神話跟科技的關係,之前做過VR劇場《Render Ghost》,我們把這樣的創作脈絡帶到和Meuko的合作中,藉由Meuko的夢境發展出一個想象中的鬼島的神話世界。

郭:整個夢境的元素圍繞在鬼島、臺灣,我們很想從身處的環境收集素材,讓作品不會是完全的架空。雖然它是一個微架空的科幻空間,但它的基底素材有很濃厚的臺灣影子。

我們用手機3D掃描臺灣的廟宇街景,並把這些日常生活中充滿象徵的元素收錄在影像中。影像的內容偏抽象,因為作品概念源自夢境,所以也在畫面中營造夢境感,用層疊的片段組織起來,在觀看時有身體沉浸感。整體都是以臺灣本土感很濃烈的色彩去處理。

Q5.此次參與「禽獸不如—2020台灣美術雙年展」你對此主題/概念有什麼看法? 如何透過作品思考人類對自然和生物的掠奪與宰制?

M:我個人比較感性,我有養一些水晶跟石頭,時常跟它們對話。我相信泛靈、萬物皆有靈,不管是動物或是石頭,甚至是空間,我都相信萬物都有能量可以對話。「禽獸不如」則探討了更多的議題,包括我們與政治和社會的關係。

郭:姚老師的策展概念,使「禽獸不如」有蠻多我們一直思考的議題被包含在其中,我們很開心能夠加入這個展覽。我們一直嘗試把科技發展當成一種當代的神話,或是把遠古的神話當成當時的科技。姚老師次也是用佛家的理論作為支撐點,來理解當下的環境。

馮:在內容設計上,想要扣合展覽中的輪迴概念,VR內容設計讓它頭尾貫穿,通過進入動物的身體內,又穿越一輪回到原點。我們也希望用土去平衡作品的純數位質感,所以用土圍繞在電視旁邊,營造一座漂浮小島的意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