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1  

【楊仁明個展】我執我念 Obsession

 

展期 :2019/03/16(六) – 2019/05/04(六)
座談會:2019/03/16 (六) 17:00~18:00
開幕茶會:2019/03/16 (六) 18:00~20:00
與談人:林昀範
展覽地點:VT Artsalon 非常廟藝文空間 (台北市新生北路三段56巷17號B1)



楊仁明 Yang Jen-Ming

1962 生於高雄,台灣
1985 畢業於文化大學美術系西畫組
       雄獅新人獎佳作
1988 赴法
2006 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研究所畢業

 

個展
1985  首次個展『立方體的再現』,南畫廊,台灣
1991 「在想像與現實之間」,台北美國文化中心,台灣
1992 「移植狀態後,從黑水長出來的新植物」,台灣泥雅,台灣
1994 「從黑水長出來的新植物」,臻品藝術中心,台中,台灣
1996 「人性太人性的―大光環」,臻品藝術中心,台中,台灣
1997 「大光環」,台北市立美術館,台灣
1998 「不倒翁」,前藝術,台北,台灣
1999 「詩不詩」,前藝術,台北,台灣
2000 「詩不詩」,新濱碼頭,高雄,台灣
2006 「楊仁明個展:不安定的聯結」,南海藝廊,台北,台灣
2008 「楊仁明個展」,印象畫廊當代館,台北,台灣
2013 「楊仁明個展」,印象畫廊當代館,台北,台灣
2017 「想法和說法-楊仁明個展」,么八二空間182artspace,台南,台灣

 

聯展
1989  台北畫派,台北市立美術館,台灣
1990  法國GRIGNY文化中心創作展
1991  參加韓國大田三年展
1992 「台灣力量」,台北市立美術館,台灣
       「台北市立美術館雙年展」,台北市立美術館,台灣
1993 「台灣美術的思辯與論證–10種視象的構成」,印象畫廊,台北,台灣
       「知識份子」,芝加哥畫廊博覽會雙個展
       「從黑水長出來的新植物」,第八屆福岡亞細亞國際美展,日本
1996 「1996-台灣藝術主體性」,台北市立美術館聯展,台灣
1997 「堅持-延續」,臻品藝術中心聯展,台北,台灣
1998 「悍圖錄」聯展,皇冠藝術中心,台北,台灣
1999 「挑動圖碼」,大未來畫廊,台北,台灣
2002 「藝術游牧與社會情緒」悍圖社聯展,大趨勢畫廊,台北,台灣
2003  悍圖社聯展,鳳甲美術館,台北,台灣
2006 「台灣當代藝術特展─巨視.微觀.多重鏡反」,國立台灣美術館,台中,台灣
2007 「Mou.i.kai/魔.藝.尬-悍圖 2007」悍圖社聯展,關渡美術館,台北,台灣
         印象當代開幕展,印象畫廊當代館,台北,台灣
2008 「抽象與材質的當代開拓」,印象畫廊當代館,台北,台灣
       「帝國大反擊:二部曲/長驅直入」,印象畫廊當代館,台北,台灣
       「悍圖印象」悍圖社聯展,印象畫廊當代館,台北,台灣
       「回顧與前瞻」二十週年慶特展,清華大學藝術中心,新竹,台灣
2009 「判離異象:後台北畫派」,台北市立美術館,台灣
2010 「撼&攝:悍圖社西遊記」,重慶美術館,重慶,中國
2011 「多情兄,悍圖社」,高雄市立美術館,高雄,台灣
2013 「美麗台灣」1911-2011近現代名家經典展 北京 中國美術館,上海 中華藝術宮
       「悍圖社 十五位當代藝術家聯展」,加力畫廊,台南,台灣
2014 「書圖」,福利社,台北,台灣
        「好悍」,新思惟人文空間,高雄,台灣
2015 「奇觀社會:悍圖社聯展」,福利社,台北,台灣
2016 「蠭起」悍圖社聯展,福利社,台北,台灣
        「悍圖社聯展」,第一現代藝術空間,檳城,馬來西亞
2017 「硬蕊/悍圖」悍圖社聯展,台中國立美術館,台中,台灣
2018 「悍圖 20 周年-搏擊俱樂部」,悍圖社聯展,關渡美術館,台北,台灣

《從這裡到那裡的軌跡》

文/林昀範(LIN YUN-FAN)

不久前與友人聊到“如何看待創作與作品之間的關聯?”產生一個結論:人類活動可視為創作的過程,而活動/創作之後留下的產物就是作品。「這是何其輕鬆的看法?」這句話脫口而出的同時瞬間將我從過度解讀楊仁明作品的牛角尖領回現實世界。「只是講很自然的事而已⋯」楊仁明緩緩地說道,這是在我提出一連串問題之後所得到的答案。雨濛濛的午後我們坐在工作室,他整理出所有想聊的系列作品,從「樹下的果實」、「疊羅漢」、「從某個角開始」到「這樣的二分之一」之間,還有「未確定的(禮盒)」,可以說是近十年所有創作的整合。對他而言,如果要將創作分別說明,的確能夠以“系列”做區隔,但是無法以“階段”來分層追溯,因為所有系列創作的意識與概念都環環相扣,像是有條無形的線牽引著彼此。

「樹下的果實」反覆堆疊潑灑的畫面象徵著他所有想法發生的起源,循環、延續、再生,指向生命的演進;「疊羅漢」則清楚的剖析出想法與概念在思索中反覆交錯、自我辯證的過程,其中他以個人特有的繪畫語言:『打底加邊、加邊打底』注入他的思維與生活中各種書寫所產生的慣性,將產生想法與自我對話的過程做出回應與反省;「從某個角開始」這個系列探討的是”回歸自我“,直覺性的線條從畫面中任何一個角落出發,每種思維、想法都是源自內在的中心,而這中心同時也是自身角落自始至終的軌跡與連結;「這樣的二分之一」較為輕快的解讀從生活中各種事件引發出的觀點,經由當下的談論、判別、抉擇、結論,產生了時間與空間的分割,像是試著找出答案的過程記錄;穿梭各”系列“創作、正在形成中的想法,如同字面上所見「未確定的(禮盒)」將篩選想法喻為挑選禮物的過程,像是種種尚未真正做出決定的心理狀態,在此我們已經很清楚的理解到這一切都是圍繞在『想法』,發生在每一件創作所經歷的想法與說法。


從楊仁明1997年的裝置作品《詩不詩-濾詩集》(左圖,下載自台灣當代藝術資料庫)來談想法、說法與手寫文字、印刷文字的關聯,乍見這件作品覺得富有詩意且賦予觀者強烈的文字、書寫、聲音、閱讀⋯等各種感受,詩與字的組合像是一把割開沈默的刀片,甚至可以延續到逐年所見到他平面繪畫與立體創作之間的轉換,在找尋答案的過程中蛻變。對於自我想法的反覆推敲,產生了引導觀者隨著他作品『軌跡式』的移動目光與思緒,同時使觀者在觀看作品當下出現了釐清自我的念頭。從產生想法開始,他理性的扮演著擁有各種不同觀點的角色來鋪陳、檢視所有想法;接著感性的與各種自我對話,在融匯與辯證的過程中的作法。

-高雄台北法國台北日本台灣-
不斷句的方式說明在他生命中的那條『線』。在各個國家、城市之間往返創作與生活,隨著年齡思維與生活狀態轉變,從年輕時的思緒爆裂噴發、批判演化成關注社會議題到反觀內化、自我辯證的哲學思考,而今沈澱為凝鍊的色彩與線條。「每一次創作都是重新開始。」這是他看待自己創作與生活的方式,帶有些許期待、再生與頓悟的感觸,也反映出他的生命歷程與轉化。

-符號不只是符號-
在楊仁明的創作中,充滿許多象徵式的抽象符號,這些線條與截點結合、劃分而成的色塊,分割出各種思維狀態下的對話與意念。我們可將這些符號作為閱讀他創作語言的編碼,在這樣反覆堆疊、解構與重塑的過程中找出自身與創作者的共同感受,甚至是從靈魂的主體挖掘出屬於自身的『我執』與『我念』,觀察他的創作讓意念遊走於創作中的同時發現自我。我們更可以從這些符號閱讀出他特有的文字感,絮絮叨叨的反覆理出頭緒又再次推翻、同時再次討論、求知若渴般的不停向內在探究,用相對極端、看似複雜卻又極欲簡化的方式去談想法、想作法。

-循環與軌跡-
人與人之間有如宇宙中的星系,皆是宇宙中獨特的個體,楊仁明在創作中所強調的「主體性」亦如此。創作的每個階段與瞬間,都是獨自享受美好的時刻,象徵循環與軌跡的「線」是銳利的意識,將每一個相異的個體拉成一個主體而同時各自獨立,概念中平行的「雙黃線」意謂每個人的想法都是特有的,交集與否則是他探尋未知的各種開端。訪談過程中,他說一個問題有很多種回答的方式,他逐漸地將繁複的底色簡化使線條建構出來的空間浮現,偏光、珠光金屬色的使用在視覺上增添了許多迷惑的感受,正是他在內化思考過程中豐富的思維推演狀態。

在創作的旅程中,楊仁明不覺得孤單反而覺得時間永遠不夠用,在寂靜的夜裡創作使他感到每一夜都是豐饒美好的環繞。數字「七」在他的創作中象徵著我執我念有如週期性的循環,每一系列創作彼此之間的連結始終緊密,閱讀他的創作與和他對談的過程像是聆聽一位忠於自我的詩人頌吟著詩歌般繚繞不絕的樂音反覆對話著⋯⋯。畫面中線條的存在連結著虛實之間任意互換的意念,展開是直線、旋轉是曲線、所有封閉的線條都是展開的直線連接而成⋯;而面的呈現則是被線條所分割的空間,層層堆疊或是炫迷漸層的平塗甚或是兩者的結合,透過解析自我思緒的創作喚醒每個人去發現自己特有的『我執我念』:『我』是每一個獨立個體、『執』是各種作法、『念』是各種想法,在執、念之間不斷循環遞延有如入世的修行,希望藉由『我執我念』這樣的展覽,能夠喚起觀者的內在共鳴,去發掘出屬於每個獨立個體的『我執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