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ban Art Lab in Seoul—【懷疑的跡象】

展覽時間:2020/12/26 (六)–2021/02/06 (六)
策展人:金靜延、李承我
開幕座談會:2020/12/26 (六) 17:00–18:00
與談人:吳達坤 蘇匯宇
開幕茶會:2020/12/26 (六) 19:00–21:00
展出藝術家:權秉俊、文畯鏞、金鉉珠、玉正鎬、李俊、全志胤、文亨珉
合作單位:Urban Art Lab in Seoul



Joon Yong Moon 文畯鏞

Joon Yong Moon(韓國,1982年生)是一位在首爾工作的藝術家和電腦程式設計師,他的作品曾在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Microwave)、1.0 動態影像展(Onedotzero)、國際電子語言藝術節(FILE),阿姆斯特丹國際兒童影展(Cinekid)、Scopitone藝術節、以及韓國的主要博物館中展出(如:韓國國立現代美術館、首爾市立美術館、光州設計雙年展和錦湖美術館),主要從事實驗媒體和電腦藝術,例如擴增實境、實體介面、衍生藝術和聲音視覺化。

/

HyunJu Kim 金鉉珠

首爾的媒體藝術家HyunJu Kim(ex-media)長期在韓國及國際間展出各種數位實驗電影、互動裝置和機器人藝術品。在她最新的作品中,她一直在創造藝術詞彙,以應對,科技社會中的身體以及在「非人類轉向」時期,人類、機器、演算法和事物的本體論與認識論關係。她的作品曾在國內外展出,包括在ACC(韓國,2019)舉行的《ISEA 2019》、《404國際科技藝術節》(美國,2019)、《 Digifesta》(韓國,2010)和喬治·西格爾畫廊的《 Continuum》(美國,2009)、ImageMovementSound藝術節(美國,2005)、第六屆國際數位藝術展覽暨座談會(古巴,2004年)、多倫多網路電影節(加拿大,2002)、納瓦拉國際影音創作節(西班牙,2002)和波士頓藝術中心的《 Media[Less] Medium》(美國,2002)。

/

Jungho Oak 玉正鎬

Jungho Oak是一位以表演為主的攝影師和影像藝術家,從日常生活和韓國社會的實際情況來探究「惱人的不適感」,他的表演分為"空虛悲劇的姿態"和"空虛喜劇的姿態」,它就像是硬幣的正面和背面、或是一個鏡像。他使用諸如“起飛”之類模棱兩可的手勢來展示他的作品,因為不幸的現實無法通過言辭本身來證明。他曾參加過8場演出和60多次團體展覽。

/

Zune Lee 李俊

Zune Lee是一位藝術家和設計師,在進行實驗性藝術科技研究的同時,他追求視覺藝術、音樂、文學和科技的跨界。博士Lee使用能夠同步即時控制數位影像和聲音的物理計算和電腦語言,創造了許多互動媒體藝術裝置作品。最近,Zune創作了以「瓶子」為主題的媒體藝術作品,他正在進行幾項媒體藝術設計專案,將味覺和聯覺概念引入藝術領域。

/

Hyungmin Moon 文亨珉

Hyeongmin Moon生於1970年,於帕薩迪納藝術中心設計學院主修美術,畢業於加州州立大學的研究所。自2002年在仁寺藝術空間(Insa Art Space)首次展覽後,陸續在省谷美術館 (Sungkok Art Museum)(2004年)、Ssamzie畫廊(2005年)、Seomi&Tuus畫廊(2008年)舉辦個展。他也在德國和新加坡展出過自己的作品,並參加過首爾大都會藝術博物館、Guild畫廊(孟買)和Total美術館的多次集體展覽。目前,Moon的作品存放在京畿道現代藝術博物館和韓國國立現代美術館。

/

Byungjun Kwon 權秉俊

ByunjJun Kwon(1971年生,首爾)在1990年代初期開始了他的創作歌手生涯,Kwon的作品不僅包括六張音樂專輯,風格範圍從另類搖滾橫跨到minimal house,而且還包括電影配樂、劇場、時裝秀和現代舞等多種平台的音樂活動和行為展演。2000年代後期,他在荷蘭學習藝術科學,並且在STEIM(一所電子表演藝術的新樂器研究中心)擔任硬體工程師,自2011年返回韓國以來,他利用自己獨特的聲音和媒體,發展並取得了當代(視覺)藝術中的某些利基。

/

JiYoon Chun 全志胤

媒體藝術家JiYoon Chun畢業於芝加哥哥倫比亞學院攝影與廣告藝術學系,主修環境雕塑。之後獲得視覺藝術學院的設計藝術創作碩士學位,以及韓國首爾西江大學的工程學博士學位。她致力於探索創新和差異化的視覺表現,研究藝術、設計和科技領域中共通的視覺語言。她將擴增實境解構為虛擬物件結合現實世界的技術,可由觀者重新組織的現實場景,並在與觀者的關係情境中建立互動架構。她試圖以這種關係來呈現自我存在,思考相對關係中自我存在的意義,將運用數位科技發展的藝術落實於日常生活中。透過電腦視覺技術和感應器/介面進行跨領域研究,主要利用擴增實境技術研發文化與藝術教育、數位文化遺產、行動藝術等互動媒體內容。從 1995 年至今,她在許多個展及團體展中展出個人作品。

文 / 金靜延、李承我

「人性所在之處,即是懷疑所在之處。」—Stewart Stafford

作為自我保護系統的一部分,人類對外在世界抱持懷疑,這是一種生存手段。針對迫在眉睫的危險,這也是一種先發制人的防禦系統。然而,與此同時,人類落入一種無法從邏輯上或理性上解釋的宗教,人類信奉宗教、有時候自我放棄,對於無法預測的世界,這也是自我保護的另一種方式。自從推行了現代科學與科技以來,人類就忽略了藉由各種盲目信仰保護自我的方法,他們相信,高科技的科學與技術將為人類帶來光明的未來;疾病消失和人類壽命延長。人們認為,科技和科學為人類發展帶來貢獻,世界上的每個人都能從中獲益。

然而,必須要懷疑的跡象一直都存在,社會、宗教和政治的衝突之普遍前所未見。目前疫情威脅著全人類,COVID-19的爆發就是人類在這種盲目信仰中忽視懷疑的跡象,而造成的結果。這些跡象的來源不計其數:行為舉止、破壞自然、污染、難民、種族主義、對宗教和未來的魯莽信仰以及科技發展。我們忽略了這些跡象將帶來的後果,而今我們正面臨著後果,經歷著比以往更嚴重的全球恐慌。「儘管發展如何進步,但未來未必總是站在人類這一邊」,這是人類第一次懷疑這個信念,「未來將會保護人類並提供更美好的生活」,這樣的信念正處於危機之中。因此,我們需要的是面對未來的想像力,無論想像力帶來什麼價值或形式,去感受懷疑的跡象,並且想像一個無法預測的未來,這是當代的藝術家所扮演的角色。

《懷疑的跡象》展覽透過藝術家的眼光探索了無法預見和無法預測的未來。對於生活在數位媒體時代的人,預測未來的人類活動不僅是一項任務。在預測未來時,我們對於關於周遭正在發生的事,缺乏想像力。現在我們明白,一群專家或學者借助德爾菲法、趨勢分析或預設場景及模擬計劃所做出的預測和建議無法告知未來,也強調,因為出現了我們認為不可能或根本不存在的緊急情況,顛覆我們現今所捍衛和信奉的所有價值觀念的可能性。當代的藝術家作品從幾個問題開始:想像「無法預測的未來」,並質問它意味著什麼、將會如何影響我們的生活?和過去不同,科技的發展無疑為人類生活帶來了廣泛的機會和選擇。儘管如此,它也為我們現在的生活帶來了其他無法預見的問題、情況和事件,如果我們無法想像我們的未來,那我們該如何為未來做準備?《懷疑的徵兆》展覽希望透過藝術家的數位藝術作品探索及想像未來。

自1990年代初期至今,權秉俊是韓國地下音樂界的重要人物。身為電子音樂家和媒體藝術家,權秉俊與韓國國家當代舞蹈團合作,採用了一群機器人舞者跟著高科技音樂(Techno Music)舞動。《Shut Up and Dance》的標題來自申鉉準(Shin Hyunjoon)於1998年出版的同名書,該書探究了1990年代末期開始的Techno音樂熱潮,這股熱潮在韓國弘大的各個俱樂部中迅速傳播,但是,這本書不僅說明了舞曲及其領域,還反映了與音樂相關的現象及其帶來的文化和社會背景。作品《Shut Up and Dance》是一支記錄影片,記錄年輕的靈魂整夜跟著規律的節拍舞動,彷彿進行訓練般,佔據了T4文化園區、文化儲備基地,這些地點就像是被機器人取代了,追求自由和解放的20世紀末的夢幻氣氛,透過機器人和動態影像合成的無縫運動,融合為一場驚人的大規模集體舞會。

金鉉珠(Kim Hyun Ju, ex-media)是一位在韓國國內外從事各種數位實驗電影、互動裝置和機器人藝術的媒體藝術家,她的電腦互動裝置和表演專案計畫,處理高科技文化社會中的後人類境況,在這個數位科技無所不在的環境中探索身份識別的概念。她主要透過機器的眼睛探索人類世界,而非將機器物化的人類視角,這並不是以機器為中心的世界觀,而是在機械社會中尋求人性的一種方式。展覽中的作品〈Unfamiliar Scape no.2〉試圖描繪對疫情大流行的震驚和恐懼、日常生活的改變,以及如同一片陌生景色的數位化情況。作為一位不斷思量在科技環境中人類生活方式的藝術家,她想要將資訊性的與虛擬存在的影像並置,描繪在某種情況下對於疫情大流行的恐懼。

全志胤(Chun JiYoon)探索創造性和差異化的視覺方法,並且研究藝術、設計和科技的匯聚視覺語言,她尤其認為擴增實境是一種分解成現實的結構,並且實質上是由觀眾重新組織的另一種現實,並在與其他人(即觀眾)的關係情境中創造一種互動結構。對於將觀眾和對象結合的現實,她的作品〈The Sight from Somewhere〉是表明藝術家觀點的另一種方式,iPad上的風景圖像看起來就像是空間的靜止圖像,當觀眾站在圖像前面時,它會偵測到觀眾的存在,並開始緩慢移動、或是以只有仔細觀察才會注意到的速度變化。圖像必定先存在於那裡,但只要一個主體於某個時刻進入其中,圖像會因對象的參與而受到控制、改變和移動,自我在圖像中尋找與他/她自己相關的記憶、迷失或熟悉的對象,可能是一個人、一種香味或一種感覺,它是否隨著空間中的凝視流動(透露出個體想找尋的現實)一起儲存新的記憶?這是一段不確定的過程。

李俊(Lee Zune)是Studio Bottles( 數位藝術家組織)的主要成員,他們追求能容納或變成任何東西的空間媒體。李俊與來自各種媒體的共同研究者合作,試圖消除視覺藝術、文學、音樂、戲劇和科學與技術的屏障。本次展覽中,李俊呈現了於2013年演出的一場表演的影像紀錄。作品《 RAP: Random Access Performance》是由三位表演者:自行車演奏家李俊、爵士歌手Pyo Jinho,以及作曲家尹載晧(Yoon Jeaho)即興創作的自由形式音樂。藝術家李俊使用自行車作為樂器,Pyo Jinho以自己的聲音進行了極端的實驗,同時,尹載晧聚集了聲響和聲音,並以電腦進行即時處理。為了產生自行車的聲音,李俊用螺絲起子、槌子和木棍擊打自行車,或是用小提琴弓打開自行車的輻條,將自行車以微電腦和各種感應器進行了調整,以便作曲家能操控自行車的聲音。歌手以機械般和薩滿式的聲音穿梭在古怪和創意之間,作曲家會即時記錄他們的聲音,並藉由循環播放或應用各種效果器使聲音聽起來更豐富,在即興演奏中,觀眾將面對人類、機器及其混合關係網絡所創造出來的怪異和新奇。

文亨珉(Moon Hyungmin)追求形式上的完整性,他的作品也間接表達了社會層次的見解,超越簡單或形成層面的想法或個人品味。在形成性框架中的現代主義和唯美主義之間搖擺不定,其背後的訊息可能是社會、政治、文化等等。他的《By Number》系列計劃始於2015年,至今仍持續進行中。此次在非常廟藝文空間展出的作品《By numbers series: The Signs of Doubt》中,作品的中央電腦每小時讀取各個國家的十個媒體網站,收集包含藝術家所選擇的十個關鍵字的文章:未來、人工智慧、數據、虛擬、COVID-19、隔離、疫苗、抗體和科技。中央電腦即時分析所收集的數據,將十個最常用的單詞進行排名,同時,找尋並排列每篇文章所用的照片中最常用的十種顏色。我們所看到的是透過螢幕或投影機不斷變化的顏色。然而,由創造出它們的可見顏色、燈光和隱藏圖層所構成的作品,是該藝術家作品中最具代表性的形式,將「含糊」的個人感受或經驗發展成「清晰」的符號領域。

文畯鏞(Moon Joon Yong)是一位互動媒體藝術家和程式設計師,他主要是在實驗媒體和電腦藝術方面(例如擴增實境、實體介面、衍生藝術和聲音視覺化)進行實驗,作品《Flying Towards the Sound》創作於2017年,並根據最新技術隨著時間不斷發展。要體驗這件作品,觀眾張開雙臂進行飛行動作,模仿像鳥一樣的飛行姿勢,同時,觀眾可以依照自己的動作辨識出螢幕上正在飛行的一架小飛機,依照手臂和身體的角度控制方向,藉此它們可以飛越螢幕上的空間。《飛向聲音》結合了音樂和舞蹈,激發了人類的原始情感,它通常被用作一種控制或實現冥想、宗教意識等方面啟示的方法。作品的原始形式是互動式媒體裝置,讓觀眾能和作品互動。但是,這次呈現在非常廟藝文空間的作品形式是長達十分鐘的單頻錄像,記錄了以自動駕駛系統在天空中飛行的飛機。

玉正鎬(Jungho Oak)是一位媒體藝術家和攝影師,他的錄像作品《Freak Show 2020》以魔術師的舞台為特色。影片沒有任何敘事,藝術家從日常生活和韓國社會的真實情境之中探究「惱人的不適感」,魔術和戲劇的舞台混淆了身份的劃分,既是角色活動的空間,也是各種幻覺。在這場混亂之中,Freak Show的舞台(原先是一種破壞裝置)成為活躍的集結待命區,在電影開始的變裝表演後,舞台交給了魔術師,影片中的舞台空間是一個知名且完美人物的世界,在劇中,工人並未隱瞞自己的渴望:參與舞台上的世界,然而現實的邏輯也適用於幻想世界,甚至更具破壞性,工人帶著半破損的身體,離開舞台來到河邊,他選擇進入現實的骯髒世界,而非進入完整的應許世界。

2019年11月,國際媒體首次報導了中國湖北省的不明病毒感染病例,一年之中,疫情大流行徹底改變了我們的生活,無論你在世界何處,我們知道,我們無法再回到過去的生活方式,我們曾居住的世界將永不復返,如果我們能預測到這種情況,我們是否會嘗試改變我們的生活方式?也許曾經出現足夠讓我們懷疑的徵兆,但我們難道不是故意忽略它們嗎?如果我們曾經嘗試過,能夠改變當前的情勢嗎?如果我們忽略了能夠改變人類未來的懷疑徵兆,那麼「懷疑的跡象」展覽提供了一個環顧我們四周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