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瑞中個展 - 肉山水犬儒共和國

展 期:2007/04/13 - 2007/05/12

個展選輯
2008
「世外塵」香港國際藝術博覽會 / 香港
「歷史幽魂」新苑藝術 / 台北 / 台灣
「忘德賦」 蕾達.福萊特爾畫廊 / 日內瓦 / 瑞士
2007
「忘德賦」 伊通公園 / 台北 / 台灣
「天旋地轉」 其玟畫廊 / 台北 / 台灣
「犬儒共和國」 非常廟藝文空間 / 台北 / 台灣
2006
「所有一切都將成為未來的廢墟」 台北市立美術館 / 台灣
「神偶遶境」 李家昇攝影藝廊 / 多倫多 / 加拿大
2005
「犬儒外史」 其玟畫廊 / 台北 / 台灣
2004
「萬里長征行動之乾坤大挪移」 伊通公園 / 台北 / 台灣
「本土佔領行動」 MOMA Contemporary / 福岡 / 日本
2003
「極樂天堂」 Aspex 畫廊 / 普茲茅斯 / 英國
「台灣廢墟」 原型藝術 / 台南 / 台灣
2002
「死之慾」 李家昇攝影藝廊 / 多倫多 / 加拿大
2000 「野蠻聖境」 李家昇攝影藝廊 / 多倫多 / 加拿大
「T2」 MOMA Contemporary / 福岡 / 日本
「天下為公行動-中國城特區」 MOST現代環境藝術特區 / 香港 / 中國
「獸身供養」 台灣國際視覺藝術中心 / 台北 / 台灣
「孤寂之外無它」 上海街視覺藝術中心 / 香港
1998
「歷史測量系列」 MOMA Contemporary / 福岡 日本
「人外人」 台北攝影藝廊 / 台北 / 台灣
「天外天」 前藝術 / 台北 / 台灣
「寒武紀」 台中攝影藝廊 / 台中 / 台灣
1997
「反攻大陸行動─預言篇&行動篇」 帝門藝術教育基金會 / 台北 / 台灣
1996
「反攻大陸行動─序篇&入伍篇」 伊通公園 / 台北 / 台灣
1994
「土地測量系列」 伊通公園 / 台北 / 台灣

聯展選輯
2008
「五穀雜糧UNPACK—中國實驗藝術教育與創作展」中國美術學院美術館 / 杭州 / 中國
「既視之方」MOT/Arts / 台北 / 台灣
「廢品」加力畫廊 / 台南 / 台灣
「遊戲競技場」藝術公社 / 香港
「科隆藝術博覽會」科隆 / 德國
「台灣美術雙年展」國立台灣美術館 / 台中 / 台灣
「時間的一次心跳」非常廟藝文空間 / 台北
「前線」Zone Contemporary Art / 紐約
「邁阿密國際藝術博覽會」邁阿密 / 美國
2007
「嘻戲─幽默與淘氣的台灣新藝術」 天理畫廊 / 紐約 / 美國
「迷離島─台灣當代藝術現象展」 華盛頓藝術科學宮 / 南達科他州 / 美國
國際亞洲當代藝術中心 / 溫哥華 / 加拿大
印第拿波里大學藝術中心 / 印第安納州 / 美國
哥倫布州立大學Illges藝廊 / 喬治亞州 / 美國
國立台灣美術館 / 台中 / 台灣
「相異視野─中國與台灣當代藝術」 席頓華許畫廊 / 紐約 / 美國
「上海國際藝術博覽會」 上海 / 中國
「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 台北 / 台灣
「觀測」巴賽爾國際藝術博覽會 / 巴賽爾 / 瑞士
「第三屆連州國際攝影年展-影子的煉金術」 連州 / 中國
「激進意志的風格─90年代台灣當代藝術的多元異見」 索卡藝術中心 / 台北 / 台灣
「藝門豪傑」國立台北藝術大學關渡美術館 / 台北 / 台灣
2006
「島─紐西蘭、新加坡與台灣當代藝術」 亞當美術館 /威靈頓 / 紐西蘭
新加坡當代美術館 / 新加坡
「巨視.微觀.多重鏡反─台灣當代藝術特展」 國立台灣美術館 / 台中 / 台灣
「顯微境觀─中國當代藝術展」 澳門藝術博物館 / 中國
「彼岸/看見」 北京中國美術館、 上海市立圖書館 / 中國
「台北二三─二三觀點」 台北市立美術館 / 台北 / 台灣
「台灣美術發展1950~2000」 中國美術館 / 北京 / 中國
「超-現實」台北市立美術館 / 台北 / 台灣
「第十五屆JAALA美術交流展」東京都美術館 / 東京 / 日本
2005
「上海酷─創意再生產」 / 上海 / 中國
「西線無戰事」 二十號倉庫 / 台中 / 台灣
「橫濱三年展:藝術馬戲團─跳躍日常」 橫濱碼頭區 / 日本
「新台灣人─數位影像的證言」 國立台北藝術大學關渡美術館 / 台北 / 台灣
「兩個歐洲,兩個亞洲─國際當代藝術展」 多倫現代美術館 / 上海 / 中國
「以『當代』為名-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參展回顧 」 台北市立美術館 / 台北 / 台灣
「一窺台灣當代攝影」其玟畫廊 / 台北 / 台灣
2004
「正言世代─台灣當代視覺文化」 強生美術館 / 康乃爾大學 / 美國
「現實之外─台灣當代攝影」 漢雅軒 / 香港 / 中國
「平凡子民─九○年代至今華人觀念攝影展」 中央圖書館 / 香港 / 中國
「穿越─廢墟與文明之間」 誠品藝文空間 / 台北 / 台灣
「平遙國際攝影大展」 二針廠區 / 山西平遙 / 中國
「立異─九○年代台灣美術發展 」 台北市立美術館 / 台北 / 台灣
「挪移」藝穗會 / 香港 & 李家昇攝影藝廊 / 多倫多 / 加拿大
2003
「波隆那國際藝術博覽會」 波隆那 / 義大利
「台灣藝術─電影」 Lothringer 13 / 慕尼黑 / 德國
「幻影天堂─中華攝影展」 魯道夫美術館 / 布拉格 / 捷克 & 赫爾辛基市立美術館 / 芬蘭
「亞洲城市網絡─主體的轉變」 首爾市立美術館 / 南韓
「台灣辛美學」觀想畫廊 / 台北 / 台灣
2002
「輕且重的震撼─台灣當代藝術」 整體美術館 / 首爾 / 南韓
「長征:一個行走中的視覺展示」 中國
「夢2002」 OXO畫廊 / 倫敦 / 英國
「多倫多國際藝術博覽會」 加拿大
「河南國際攝影節」 河南 / 南韓
「平遙國際攝影大展─日常態度」 平遙 / 中國
「幻影天堂─台灣當代攝影新潮流」 大趨勢藝術空間 / 台北 / 台灣
「群魔亂舞-台灣當代素描展」 誠品畫廊 / 台北 / 台灣
「迷眩島嶼:藝慾與連結」 駁二藝術特區 / 高雄 / 台灣
「期許、批判與宣洩:台灣政治藝術」觀想畫廊 / 台北
「文化決心」, A & D畫廊 / 倫敦 / 英國
2001
「來自遙遠的福爾摩莎」 Brace Watling畫廊 / 黃金海岸 / 澳大利亞
「聖像•反聖像•新聖像」 台北藝廊 & 曼哈頓村大學布朗森畫廊 / 紐約
「輕且重的震撼」 台北當代藝術館 / 台灣
「亞細亞散步─可愛」 水戶美術館 / 日本
「發光的畫布」 李家昇攝影藝廊 / 多倫多 / 加拿大
2000
「非常廟大展」 台北市立美術館 / 台灣
「近距觀照」 史考特藝廊 / 溫哥華 & 維多利亞美術館 / 維多利亞 / 加拿大
「粉樂町」 香港藝術中心 / 香港
伯斯當代藝術中心 / 澳洲
富邦金融大樓 / 台北 / 台灣
「迂迴城市」李家昇攝影藝廊 多倫多 加拿大
1999
「面對面─台灣當代藝術展」黃金海岸 & 雪梨 & 莫爾本 & 坎培拉 / 澳洲 & 威靈頓 / 紐西蘭
1998
「你說我聽」 碧松當代藝術中心 / 巴黎 / 法國、台北市立美術館 / 台灣
「台灣當代攝影」  O.P攝影藝廊 / 香港 / 中國
「新認同─台灣當代美術展」 ARTIUM / 福岡 / 日本
1997
「威尼斯雙年展 / 台灣•台灣─面目全非」 威尼斯 / 義大利
「末世漫遊」 非常廟 / 台北 / 台灣
「伊通公園聯展」 台北市立美術館 / 台北 / 台灣
1996
「伊朗國際攝影雙年展」 伊朗
1994
「現代美術雙年展」 台北市立美術館 / 台灣
「斧山雙年展」 斧山 / 南韓
1993
「台灣 90`s新觀念族群」 漢雅軒 / 台北 / 台灣
1992
「現代美術雙年展」 台北市立美術館 / 台北 / 台灣
「台北美術博覽會主題館」 松山外貿館 / 台北 / 台灣
1991
「X . X實驗展」 台北市立美術館 / 台北 / 台灣
1990
「現代美術新展望」 台北市立美術館 / 台北 / 台灣

姚瑞中個展 - 肉山水犬儒共和國

展 期:2007/04/13 - 2007/05/12

在古代天授君權的帝王封建統治下,中國對外邦不外乎以南夷、北蠻、東戎、西狄稱之,不締有些許自我尊崇的心態以睥睨天下;然時光飛逝,從五胡亂華到八國聯軍,漢唐天威早已成過往雲煙,華夏民族積弱不振。自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後,至今仍無緣參與聯合國事務,台灣主體性的模糊造就了我等自信心的貧乏;在此長期不受國際承認的局勢下,我這五年八班、所謂的知識青年,雖不免時感憤怒,卻又深感無奈。

2006年隻身赴紐約ISCP駐村,見到來自各國人種和諧地共同奮鬥發展,不免有所感慨,台灣努力追求的國際地位及引以為傲的民主陣容,似在現下無止盡的舞弊、賄賂、抹黑、爆料、作秀、深喉嚨中墮落,台灣政經轉變如此快速,互吐口水的政治秀沒有「全民大悶鍋」來得更大快人心,政商名流再重的八字都跟不上八卦傳聞的毀滅速度,只要媒體一句標題(不一定要求證),都比往日標語更灑狗血、更直指人心中的邪念。

面對台灣變態社會與自卑情結實無能為力,乃發展出此套以手工紙本加金箔的系列作品,採傳統繪畫方式,延續《犬儒外史》(2004)之部份主題,設定犬儒與魔鬼共同擔任主角,描繪存在於社會裡華麗又敗德的現象;其中的對話框挪用自漫畫,部份圖片參考古代春宮畫面,在中英文對照下,以同音不同義、雞同鴨講的方式,進行異文化間的誤讀與反諷,對影響台灣命運至鋸的幾個國家,例如「踹你死」(CHINESE)、「美麗殲」( AMERICAN)、「假騙你死」( JAPANESE)、「陰溝裡去」(ENGLISH)…進行調侃,畫面中的猥褻行為,暗示了萬物間的鬥爭就如同性愛遊戲般,無論是生與死、權力與毀滅,都構成了我們所處的這個犬儒社會中一個揮之不去的真實狀態,而我們都無法置身其外,逃避不了歷史加諸於身體與心靈的荒誕烙印。

在這個恐怖主義對抗帝國主義的時代,乏人戳破真相,或不願知曉真相所可能帶來的痛苦;倒是甘願被騙、寧成犬儒,也不失為某種平淡人生、市井小民的幸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