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擎耀個展 - 天工開物

展 期:2007/06/23 - 2007/07/21

陳擎耀個展 - 天工開物

展 期:2007/06/23 - 2007/07/21

陳擎耀歷年來的數位合成影像作品,看似皆以自我扮裝的虛擬行動,搭配物件收集、挪用,或自行製作的過程,以時空跳躍並置與角色扮演錯置等手法,用輕鬆詼諧甚至是無理嬉鬧的姿態,拼湊並組合出我等凡人看似熟悉卻又被抽離的時空情境,進行一種自我調侃的「自娛娛人」,以顛覆被社會禮教所制約的道德規範。更深入一層剖析,藝術家藉由角色裝扮甚至是場景的虛擬建構,彷彿進行著一齣全球化消費體系中,不斷挪用符號、弱化歷史感與刺激消費的某種文化拼圖遊戲,藉此拼湊出消費體系殘存腦海中各式被灌輸的想像景象,從中追尋也實踐著作者心中的慾望草圖;畫面中充滿荒謬與對立矛盾之角色扮演,宛如一場遊戲,一個自我價值感所建構的心理催眠術。什麼次文化或後殖民等龐大議題,在整個拍攝行為中已不重要,取而代之的是某種不需負責任、不需投入深刻情感的裝腔作勢,只要快速將情緒投入當下的扮演角色中,便能獲得某種抽離於這個世界的快感。但就算人類歷史命運這個巨大的命題對對陳擎耀而言,充其量不過是另一種形式的「蒙太奇」,一個比鴻毛還輕的玩世不恭,不過仍可從其作品中讀出對台灣社會奇觀的另類思考,放大至當下台灣被歐美日文化殖民的處境反思,我們所認知的「他者」(other),除了是由媒體片面所建構的綺想之外,也含有某種曲解成分與破碎斷裂的文化意涵。不可否認地,在台灣目前的淺碟文化現況上,透過新作《天工開勿》的黑色喜劇般戲謔性,除了搬演了外籍勞工來台打工的狂想曲外,也同時點出了在消費廉價勞力的同時,也消遣著在這個過度天工開物(「物」生自天,「工」開於人,以天工為基礎,順應自然而製造出有利用價值的東西,才是人類技術存在的意義)的全球化消費主義時代,所不可避免因著大量生產所產生出的文明殘渣,及其所衍生出來的階級意識價值,應從更為人性的觀點切入,實為本系列的言外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