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浚豪個展

展 期:2007/10/06 - 2007/11/03

1971出生於台灣南投

學歷
1988-1991 國立師大附中681
1991-1996 國立藝術學院.美術系
1996-1998 國立台南藝術學院.造型藝術研究所
1995
「素度」攝影聯展於”爵士藝廊”,台北
1996
「關渡優秀文藝青年展」於淡水藝文中心,台北縣
1997
「烏山頭聯展」於南藝,台南
1998
「洞念」聯展於”前藝術”,台北
「視域游離」聯展”新生態藝術環境”,台南
1998
「世紀黎明1998校園雕塑大展」於成大,台南
2001
「個展—潛在氛圍」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台北
「Insist & Resist」於赫德蘭藝術中心,舊金山
2002
「瀉銀」個展於華山藝文特區,台北
「迷炫島嶼—駁二藝術特區,高雄
「個展—潛在氛圍II」20號倉庫,台中
「DREAM 2002/The Red Mansion Foundation,Oxo Tower Wharf 倫敦
2003
「亞洲城市城市網路」雙年展,韓國漢城
「藝術建譙」聯展於民權老街,台南
「藝術新浪」於大趨勢畫廊 ,台北
2004
「海安路藝術介入計畫-美麗新世界 」,台南
「素」成大藝術中心聯展,台南
2005
「228美展 」,高雄市立美術館,高雄
「不可見的曼谷地景」,泰國曼谷
「膜中魔」,當代藝術館,台北
「觀音聽色」聯展,上雲藝術中心,高雄
2006
「228美展」,宜蘭縣
「花花帳」個展,台東鐵道藝術村,台東
「華漾」聯展,台北
「台北23」台北市立美術館
「共振」富幫藝術小餐車,展於富邦金融大樓,台北
2007
「228國家紀念館」特展,台北
「迷宮」個展,非常廟,台北
「大隘藝術節」,新竹
「In ART, tainan開幕聯展」,台南
2008
「台北 忠泰畫廊開幕展」,台北
「抽象與材質」/印象當代畫廊,台北
「和而不同」/亞洲藝術中心,台北
「粉樂町」,台北
2009
「228美展」,高雄
「漢字藝術節特展」,台北
2010
「泡故宮」,Inart, 台南
「新山水、動水墨」,新畫廊, 台北
「漢字藝術展」,今日美術館, 北京,中國

公共藝術
2007獲布袋港行政大樓公共藝術製作
2010獲與董陽之合作桃園機場公共藝術設置
2010獲台南樹谷園區公共藝術設置

陳浚豪個展

展 期:2007/10/06 - 2007/11/03

圖釘裝置|陳浚豪

如果排圖釘就像是農夫在插秧,圖釘就是秧苗,我就會像是個農夫。游移的展出就像是「游耕」(游耕shifting cultivation,是人類最早的農耕型態;低緯濕潤地區,生命力旺盛的雨林地帶,若伐林闢成耕地,則長年的烈日暴雨將造成土壤表土流失,及養分因淋溶作用而喪失,故需不斷遷徙耕地的游耕 ...)。藝術家在游移的過程中尋覓展出空間就像是游耕的農夫在尋找更適合耕種的農地,那兒可能潛藏著肥沃的土壤,期待栽出豐盛的糧米食物和族人來分享。因此,藝術家嘗試模仿農夫辛勞的耕種行為,我用圖釘的來插秧。

排圖釘的重複性行為可以是個人的冥想或是場集體夢。在安置圖釘的每一個動作裡,勞動者處於一個直觀的狀態中,情緒的結構可以在重複的動作裡檢驗視覺攝受的另一面,也取可以因而發現每一個圖釘的安置就如同發現每一個常被忽略的、但卻存在的側面,而這個側面可能會是藝術家尋求客觀見解途徑之一,更可能會是種形象概念的深層。在側面裡遭遇某種的意義,找到一種實在性的但非僅視覺概念的解釋,這東西,因為我一直在找…。

量化手法一直是我作品中的基調,重覆的勞動執行大量的圖釘安置,並藉由圖釘量化來改變視覺空間,形成一個潛在的氛圍場域。藝術家姚瑞中談及我的作品時說到,使用圖釘這樣的工業材質去延續一種農業時代的插秧行為,也許是對美好時代的一種緬懷,或者是對消逝中的大自然所進行的召喚行為,我說:「我將抽象勞動視為藝術價值所在,不需要實際的交換價值來肯定這抽象活動,並將這樣的思考藉著行為化成『量』的呈現,把質變了量,把時間變成空間,沒有商品所有的最終交換目的和具體使用價值,關切的是在時間、空間的因素下,質與量之間的交互作用與過程。」1當圖釘已不再是圖釘,你看見的已非你所看見的,一切都已成為超乎材質之外的抽象概念。

姚瑞中於<台灣裝置藝術>一書中說到,浚豪的作品也有美學上的企圖,就「絕對主義」2(Super materialism)的範疇來看,跟馬勒維奇(Kasimir Malevich)的「黑中黑」繪畫一般,同樣去除所有的意義、拒絕「再現」任何視網膜的愉悅,並且不服務於任何外在事物、藝術只為它本身而存在等理論基礎為架構,但他以「現成物」的擺置來突破這類平面架上繪畫的方式,也未嘗不是對此理論的修正。值得注意的是,陳浚豪更徹底的揚棄所有手工塗抹的過程,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機械化的「人工性」行為,不需要思考,也不需要技巧,更拒絕隨機性,就像填色遊戲對號入座般的事先設定一切,所有辛苦的勞動只為了一個早已預設好的結果,這樣的生產方式與工業文明的產銷體制基本上是類似的,同樣在異化勞動中產生一種異化後的疏離感;不同的是,他卻藉由此種人工化插秧的行為,重新喚醒人們對自然的感動。

「量化造成質變」,是筆者以重覆的勞動行為執行大量的圖釘安置,並藉由圖釘量化來改變視覺空間,形成一個具時間延續性的潛在氛圍場域。筆者試圖以低限的姿勢,將觀眾帶入一個身體知覺的體驗空間,營造出一個數大又極簡的場域,利用光影的變化,產生像海面般反射光線,在地面上形成亮麗的銀海,當觀眾身體在作品空間的行走移動,便能聆聽圖釘銀海的靜默之聲。

筆者持續在圖釘系列作品中針對「量化」造成「質變」的『複數性』現象,以幾何、塊面的切入觀點,利用光影的細微變化讓觀者在空間中移動的同時可以感受到心靈的潛在知覺,體現某種無可明狀的身體知覺與具體存在。當觀者視線投射在萬千圖釘時,可見與不可見的視覺情境在觀者的移動中的想像裡可以是交錯而同時存在的。

1 陳浚豪 《複數性的創作迷思:陳浚豪》, 台南:國立台南藝術學院造型藝術研究所碩士論文, 1998/6, p.2.
2 1915年以俄國藝術家馬勒維奇(Kasimir Malevich)為代表的一個藝術運動,強調繪畫已經死亡,藝術不服務於宗教、政治其其他事物,只為藝術本身而存在;去除一切內容,不再現任何視網膜的愉悅,代表作品有「黑方格」(1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