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侯玉書個展 - 秘錄的殿堂

展 期:2008/06/14 - 2009/07/13

侯玉書

學歷
紐約工作室學院 (美國–紐約)主修:繪畫素描雕塑 1992 - 95
哈佛大學 (美國–劍橋) 主修:環境與視覺藝術 1986 - 90

個展
非常廟藝文空間 (台灣–台北) 祕錄的殿堂─侯玉書2008個展 2008 .6-.7
家畫廊 (台灣–台北) 侯玉書郭宏坤雙個展 2006 .4
華山創意文化園區 (台灣–台北) 侯玉書2004個展—回歸古典的敘事密境 2004.10
二十號倉庫(台灣–台中)) 侯玉書紀嘉華雙個展—感性與理性的對話 2002.4
漢雅軒 (台灣–台北) 侯玉書個展—心境圖像 2000 .9-.10
Galerie Elyette Peyre(法國–巴黎) 侯玉書個展 2000.5
新生態藝術環境 (台灣–台南) 侯玉書個展—單刷版畫 1998.8
漢雅軒 (台灣–台北) 侯玉書個展—隱喻表白 1998.3-.4
美國烏克蘭中心(美國–紐約) 侯玉書單刷版畫展 1997.1
163 Mercer Street(美國–紐約) 侯玉書繪畫與單刷版畫近作展 1996.4
彩田藝術中心 (台灣–台北) 侯玉書繪畫與單刷版畫展 1995.6-.7
伊通公園 (台灣–台北) 侯玉書繪畫與單刷版畫展 1992.7

聯展
台北當代藝術館(台灣–台北)膜中魔2005.6-.7
伊通公園 (台灣–台北) 64種愛的欲言在SARS漫延的年代 2003.11-.12
伊通公園 (台灣–台北) 磁性書寫‧唸唸之間‧紙上作品聯展 1999.4
臻品藝術中心 (台灣–台中) 海外華人當代藝術展 1998.8
Brandywine Workshop(美國–費城) 當代亞洲藝術家版畫展1997.2-.4
The Broome Street Gallery(美國–紐約) 紐約藝術家公會五十週年慶版畫展 1997.2
Museum(瑞典–佛冷) Falun青年版畫家雙年展 1995.11 - 1996.1
Winslow Boathouse Gallery(美國–普羅溫斯頓) 現代版畫工作室藝術家聯展 1995.8-.9
彩田藝術中心 (台灣–台北) 版畫的故事 1995.1
波士頓市立圖書館 (美國–波士頓) 蝕刻實驗工作室聯展 1992.7-.9

委託創作作品
台新銀行總行董事長會客室畫作(台灣–台北)2007
和信治癌中心醫院中庭畫作 (台灣–台北)1997

侯玉書個展 - 秘錄的殿堂

展 期:2008/06/14 - 2009/07/13

關於我和我的祕錄殿堂—

侯玉書 口述 / 史茵茵 整理

2008.05

Text and Image 文字與畫面
文字(text)與畫面(image)的結合一向是我所偏愛的一種創作模式。從我早期的作品像是「日記中的場景Scene from My Diary」到近期的「祕錄的殿堂 Hall of Records」,都可以看到各種文字結合圖像的呈現。在東西古文明當中其實早已存在這種文圖交融的創作形式,例如中國的水墨山水畫與其上所題的詩句、波斯細密畫(Persian Miniatures)、還有西方中世紀彩繪飾本(Medieval Illuminated Manuscript)等等,都可以說是這種文圖並茂形式的典範。
這些存在於不同文化當中的創作形式,都對我的作品有著潛移默化的影響,但讓我開始對於文字與畫面的結合感到著迷卻是因為William Blake—這位詩畫家在他的一生中曾創作許多詩作與畫作並列的畫冊。而我在實際創作時使用文字的方式,卻更近似於二十世紀初超現實畫派的雷內·馬格利特 (René Magritte)。例如他曾在一幅作品上畫了一個馬頭,卻在馬頭下面寫上「the door」,這種看似不連續的文字與圖像的並置,對我而言比中國山水畫中以詩句直接描寫畫中景物的方式更增添了給觀眾想像的空間,也因此成為我創作時所遵循的方向。
對我而言,能夠接觸到上述種種來自不同文化的藝術風格可以說都是緣份使然。因朋友的介紹,我認識了日本德川家康時期一位書法家本阿彌光悅的作品,這偶然的巧合為我的作品帶來更多文字與畫面結合的靈感。這位書法家在我看來像是今日的Art Director,他在德川家康賜給他的土地上籌劃了一個藝術村,召集造紙工匠、畫家、書法家等等不同領域的藝術家,共同創作出許多圖文並茂的美麗作品,這些作品對我的畫風也有相當直接的影響。另外在我旅居紐約期間,由於我是當地Morgan Library的贊助會員,因而得以有機會借閱博物館當中收藏的珍奇中世紀彩繪飾本。緣份帶著我經歷這段跨文化的旅程,讓我從William Blake的插畫一路探索到日本的水墨和波斯的細密畫。也因為這種種興趣與緣份的結合,奠定了我一貫文字與畫面結合的畫風。

Lexigram嵐晰格詩 1
在我接觸Lexigram的概念之後,我在畫作上的書寫便逐漸被又像謎語又像詩的嵐晰格詩(lexigram)所取代。
藉由將一個英文字或句當中的字母抽出來,重新排列組合,可以重新創作出許多字,而這些字所組成的句子,代表著原本的這個字/句本身所蘊含的能量,也揭示更多關於這個字/句的不同面向。
以美國第十六屆總統亞伯拉罕林肯的名字為例 2:
ABRAHAM LINCOLN 由十四個字母組成,其中A出現了兩次,則在新字當中A也可以出現三次,只有出現一次的字母則只能使用一次,依此類推。

用這十四個字母可以排出如下的詞句:
BORN IN A CABIN (誕生於木屋中)
A CALM MAN (一位冷靜的男人)
COMA IN BRAIN (腦部昏迷;意指其遭暗殺後在死前陷入昏迷的經過)
藉由重新排列林肯總統的名字,可以得出關於他生平的描述,這也就是嵐晰格詩的奇妙之處。
我也發現有時候字/句的長度越短,創作出的嵐晰格詩反而越優美、越能揭示這個字/句的本質。例如本次個展中的作品「Ease」,我使用「ease」這個英文字,創作出「See as Sea」這個嵐晰格詩句,它像是在說明,如果我們能用如同海洋一般的胸襟看待身旁的事物,我們的心情也會變得更自在(at ease),這句嵐晰格詩巧妙地呼應回「ease」這個字,其中的奧妙足讓人會心一笑。
在我的作品當中出現的嵐晰格詩與畫面之間大多沒有直接的關聯性,但我期待這樣的不連續性能在文字與畫面之間創造出最大的想像空間,讓觀者自己發掘作品的言外之意。
Myth神話
除了執著於文字與圖像的結合之外,我的另一個創作上的關注焦點來自神話。正如同我為緣份的神秘力量所著迷一般,無論是希臘羅馬神話(Greek Mythology)、塔羅牌或是中國的五行與節氣,都曾經是我創作的主題,例如1990年的「波賽芬妮」以及2004年的「塔羅之徑」和「品味四季」。
神話與傳說的世界除了具有神秘的吸引力,同時也富含許多指涉現實生活中具體事物的象徵(symbols),我的畫作也就是以這種略為晦澀而不直接的方式,呈現出一幅幅的現代神話。
Positive Energy正面能量
我的第三個創作重點,也可以說是我個人對自己的期許,在於追求藝術品所能帶來的正面能量。我相信藝術品除了是創作者本身的自我發掘和創意遊戲之外,它同時也應該要能為它的觀者帶來正面的能量。為了達到這個目標,我選擇了使用黃金比例的色彩進行創作—先比較色彩的波長,再找出符合黃金比例的色彩組合。

作品介紹「祕錄的殿堂Hall of Records」
這個作品的靈感來自於新時代運動(New Age Movement)當中稱為阿克夏記錄(Akashic Records)的概念,Hall of Records指的就是存放阿克夏記錄的空間。阿克夏記錄存在於我們所處的三次元空間之外,它記載了所有過去、現在與未來發生的一切,是一個沒有時間之別的場域,而我希望在這個作品當中表達的,就是一種對於這個沒有現在/過去/未來分別的空間的想望。
這個作品中使用的文字都是用 Hall of Records一詞中的字母重新組合而成的嵐晰格詩,象徵每一幅小畫框都涵蓋在作品的整體之中,而作品的整體又是由一幅幅的小畫框所組成。這個作品當中的每一個小畫框都可說是這「祕錄的殿堂」當中的一個record(紀錄),每一個框也都像是一幅畫中有畫、框中有框的波斯細密畫。
「祕錄的殿堂」作品中的嵐晰格詩句大多富含詩意卻篇幅短小,以避免讓作品的文字性大於它的圖像性。這些嵐晰格詩句的存在與其說是用來溝通某種想法,不如說是比較像一種tease(挑逗)、像是電影中刻意放入的驚鴻一瞥的畫面、或是為了表達過去/現在/未來中林林總總的一種停格,用來刺激觀者的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