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尚緯 劉致宏 聯展

展 期:2008/06/14 - 2009/07/13

黃尚緯
1986 出生於嘉義

學歷
2004 就讀於台北藝術大學
2004 畢業於私立協同高級中學

展覽
2008 「23」台北藝術大學二十三屆畢業展畢業展中展「海參展2.0」
台北藝術大學美術系館F309,台北

獲獎
2008 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卓越獎「MC Now」
台北藝術大學傳創中心,台北

----------------------------------------------------------------------------------------------------

劉致宏
1985 生於台灣新竹
2008 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美術系

經歷
2007 青年徵件作品典藏,國立台灣美術館,台中
2007 台灣美術新貌獎平面創作系列入選,台中港區藝術中心,台中
2007 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第21屆系展,版畫類第一名,台北
2007 第五屆桃園創作獎入選,桃園縣文化局,桃園
2007 第二屆金石堂龍言文教基金會校園創作獎龍傳獎,台北
2007 台灣國展油畫典藏,高雄
2006 2006台北美術獎入選,台北市立美術館,台北
2006 張心龍美術創作獎優選,台北藝術大學傳創中心,台北
2006 台灣國展油畫典藏,高雄
2006 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第20屆系展,版畫類、油畫類入選,台北
2006 國際青年版畫展入選,天使美術館、關渡美術館,台北

展覽
2008 《在無關緊要之後》,一票人藝術空間,台北
2008 《第二種視野》,國立台灣美術館,台中
2007 《A4》,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地下美術館,台北
2007 《2007台灣美術新貌獎》,台中港區藝術中心,台中
2007 第五屆桃源創作獎,桃園縣文化局,桃園
2007 似個展,南北畫廊,台北
2007 《Tester4實驗攝影展》,南北畫廊,台北
2006 《2006台北美術獎》,台北市立美術館,台北
2006 國際青年版畫展,天使美術館、關渡美術館,台北
2006 《秒拉假高潮》,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地下美術館,台北
2006 《移動也不動》,華山文化園區,台北
2006 《魩仔Fish》,關渡藝術中心,台北

黃尚緯 劉致宏 聯展

展 期:2008/06/14 - 2009/07/13

「空間與記憶的影像轉化」

此處所指涉的空間並非單的建築空間,而是透過自身的轉化而呈現的非現實空間,是那平面化的立體空間裡所涵蓋的自身記憶、夢境與潛意識的解構重組,是那透過模糊的夢境、不實際的想像世界、還有記憶中已被主觀認知改變的場景等等諸事例所交互重疊再簡化而成的心像風景。
關於夢境以及自身如何轉換消化,我不希望將風景系列作品狹隘定義於「夢境的再現」,而是一種大腦不斷閱讀訊息消化後的潛意識產物,外在事物經過眼,進入身體和大腦,而引發促成的一連串反應,感到喜樂、厭惡、排斥抗拒、愉悅等等,經過沉澱與回想後出現在夢醒與進入睡眠的這段彌留狀態中,換句話說,每天藉由人類必須的睡眠與休息思考與組合出千變萬化無法預期變化的世界。
而大腦轉化出現影像和畫面的方式舉攝影來比喻的話,就似重複曝光或分次(區)曝光,重疊與重疊與重疊的狀態下出現許多原本不存在的可能。
作品裡所指涉的空間:無論具象與否,皆屬一種「人造空間的安排」,或是一種人造建物的物理空間概念;而我試圖透過自身的轉化形成另一個空間之外的潛意識的虛擬世界。這一階段的作品,屬於所謂「內省的」、「虛擬的」、「不真實存在」、「幻想式」的空間填寫創作,相對於類似風景畫的『客觀描繪』,主觀力量呈現出更為強烈的感受。『建築的一半依賴於思維;另一半則源自於存在與精神』『建築的目的不只是與自然交談,而是試圖改造經由建築表達出來的自然的意義』
『自然並非是原始的自然,而是人所安排過的一種無序的自然或從自然中概括而來的有序的自然』
---- 安藤忠雄

引述日本建築師安藤忠雄的名言;對我而言,空間與身體之間存在著非常密切的聯繫關係,人類被其(建築)所設限的管制空間潛移默化的影響約束著,可怕的是,人的價值觀與想像力(精神)可能被綁架並受其控制,或受到某種精神性的制約。
有時類似一種精神的躲藏與遮蔽:畫面裡時常存在一個特定的想像空間,經由存在裡頭卻不顯露的「我」的角色,帶領觀者進入我的世界,透過許多象徵意義的鐵絲網與場域界定其不是全然開放,而是一個有設限的領地範圍,那是一塊企圖保護與隱藏某些自我的區域。
安藤忠雄提出的自然裡,我的風景系列作品中有與其一定程度的呼應跟關聯,曾經有人提出質疑風景裡的一切景物都是人造建物似的刻意安排,但那就像是文明與現實生活的影響下,漸漸的「自然」在裡頭只剩下斷垣殘壁,所以我嘗試讓建築作為身體的另一個表現。
「似乎是個非常壓抑自我的內在世界,存在著極端的理性與感性的矛盾」
---- 陶亞倫

存在於生活中的一切一切事物訊息,每天每天透過大腦的整理歸類存檔,進而漸漸的分析出了一套自我本身對於現實空間的不滿與試圖改變創造的慾望,日復一日接收的許多空間訊息,正悄悄滲透進我的身體與思維而影響我的空間想像。

有時候,也許只是想起某些時候的零碎記憶片段的重新組合,出發點可能只是看著一面牆或一個對象物,視線穿透過去看到了某種內在結構,進而自然描繪出一個當代現況下人們對於空間樣態的另一種認知,同時也成為我對於生活延伸的想像世界。

「左眼與右眼的視線」:人類之所以能明確的分辨遠近距離與影像的立體感有賴於左眼與右眼的影像在視網膜上疊合而成,故單一隻眼睛是存在視相差的,當左眼與右眼分開識別對象物時,會有距離的錯視,而形成觀看同一景物時產生的微妙差距。

攝影與視窗的關係:在風景系列的畫面裡,我扮演了一個中介,幕後的角色,就像攝影師拿著攝影機,經由不同角度與主題記錄我的思維世界裡正在發生的一切事件與景象。表現透過「視窗」的概念讓觀者與景物對照,它是一個相對性的去與回,所以我不存在畫面裡但我也確實存在當下,因為我正站在觀者看不見的地方。並抽離非必需的彩度保留灰階的明度相似於黑白攝影班的處理手法,留下空靈純粹的景物與符號,達到一個主觀的影像書寫。

亦即我透過藝術操作的語言轉化創造出另一個新的知覺經驗與空間觀點:觀眾或許可以感覺到那是自身在現實中的某種壓迫、恐懼或逃避的精神口,用以回應現實世界的種種,達到內在心境與外在現實的轉換。也在創作過程中,尋找摸索一些純粹的、簡約的、明確的空間知覺經驗,進而產生了身體與空間的新型態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