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怡亭個展 - 影像嬉戲

展 期:2009/05/9 - 2009/06/6

1979 出生於臺灣高雄

學歷
2008 臺南藝術大學造形藝術研究所畢業
2003 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美術系畢業
1999 臺南女子技術學院視覺傳達組畢業

個展
2008 侯怡亭個展 台東鐵道藝術村 台東
現實動作媒 也趣藝廊 台北
補充者的Cosplay 布查當代藝術中心
超高難度限制級瑜珈 關渡美術館 台北
侯怡亭個展 文賢工程油漆行 台南

聯展
2009
月光光 心慌慌-非常廟三週年之關鍵報告 VT ARTSALON 臺北
JAM- Cultural Congestions in Contemporary Asian Art 南方公園 英國
2008
2008文化與科技博覽會 華山藝文空間 臺北
小甜心─伊通公園二十週年慶 伊通公園 臺北
《Two Points二個端點》 Palazzo Frisacco, Tolmezzo Italy
《福興國際雙年展─亞洲‧當代‧後殖民》福興國際雙年展展場
《 第二種視野─ second vision 》國立台灣美術館 臺中
《Fu‧感覺 ─當代女性藝術家聯展》大象畫廊 臺中
亞洲當代藝術展 紐約文化藝術中心 紐約
2007
《DIVA》數位藝術博覽會 巴黎 法國
3Cの祭 台灣多媒體藝術展- 2007視盟藝術家博覽會 台北
粉樂町Ⅱ 台北東區當代藝術展 富邦藝術基金會
巴塞爾Art Basel影像博覽會《Scope》 瑞士
出竅《Shell-ing》微型樂園數位藝術平台 小巨蛋劇場 台北
2006
《Excess 超度》CO6台灣前衛文件展徵件展 國立台灣美術館 台中
九十五年高雄市美術家聯展 高雄市立美術館 高雄
「\^o^/ SIGHT」藝術家博覽會 台北華山藝文特區 台北
2006 高雄獎展覽 高雄市立美術館 高雄
《關鍵詞》 台中二十號倉庫藝術村 台中
2005
《林志玲大展》 誠品敦南藝文空間 台北
《西線無戰事》,臺中二十號倉庫藝術村,臺中
《陰暢與陽漾-新樂園新秀展》,新樂園藝術空間,臺北
《慢活_ City Net Asia》漢城、大阪、臺北、上海城市交流展
首爾市立美術館 韓國
《地平線-開啟閱讀的新風景》,誠品龍心書店,臺中
《工程行再幹一票聯展》,文賢油漆行,臺南
《鏡像-他者與差異》,藝象藝文中心,臺南
《苦汁》造形所第九級聯展,南僑老街,鹽水,臺南
《非意義與反啟蒙一種迷途的感覺主義》,國立臺南藝術大學
《停電通知-重新閱讀》,新濱碼頭,高雄
2004
《OFF》,造形所一年級聯展,臺南藝術學院
《歡迎蒞臨官田鄉﹝on﹞新生創作聯展》,臺南藝術學院2003
《鷇音》,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第十七屆畢業展
2002
《攝影聯展》,展演藝術中心,臺北藝術大學,臺北
《文件聯展》,南北畫廊,臺北藝術大學美術系,臺北
《國立藝術學院第十七屆創作展》
《時尚攝影展》,展演藝術中心,臺北藝術大學,臺北
2001
《新一代設計展》,臺北市貿大樓,臺北

獲獎
國家文藝基金會2008-2期美術類創作補助
2006 高雄獎 複合媒材類優選
2003 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美術系系展 複合媒材類優選

收藏
2007 九十五年度青年藝術作品典藏 國立台灣美術館 台中
2006 九十五年度青年藝術作品典藏 國立台灣美術館 台中

侯怡亭個展 - 影像嬉戲

展 期:2009/05/9 - 2009/06/6

著名的法國當代哲學家德勒茲(Gilles Deleuze)說:「意義荒誕的一面其實並不真正在另一面、在另一個與我們距離遙遠的世界之內。相反,這個胡言亂語、沒有意義(non-sens)的一面,實際上與有意義 (sen) 的一面是完全沒有距離,也沒有分別。」 在當代世界裡所有可見的影像似乎成了飄渺幻影,媒體介面與現實空間已無法清楚分割。鏡像、媒體影像、虛擬影像大量充斥、內爆,壓縮成同一個可見的平面。而人類創造出的虛擬影像幾乎融合了所有的實際生活,已沒有真實/造假的分別。影像是流動性的且自由的、與人可見可觸碰的物質世界互相連結與倂置。這是一個以正在進行式流動的影像世界、連結實體介面的世界。 此次的系列作品,藝術家將腦中生活片段浮現的殘影經由藝術遊戲的自由組裝、任意拼湊,試圖像遊戲一般,不先以意義的語言邏輯為優先,而以一種回歸感覺性、非邏輯的方式去形成「創作」。將物件(如山,高塔等)容納到一個平面,虛擬的、實際的、人為的、機械的一種裝配,再經由一種壓縮平面化的生產,成為再一次平面化的平面複製真實。 這些影像零件是藝術家這二年生活在一種過渡及交界的模糊狀態:個人→母親→家庭→社會狀態不斷移動。台北、韓國、英國、義大利、中國,以及每週台北→高雄不停的轉換經驗。藝術家生活在一種變動之中,高速公路的速度殘影與成了最重要的影像經驗,如同影像薄幕快速且大量的切換,腦中的記憶體也習慣承載這樣每天高速的影像,這樣的過渡與切換生活經驗已成了一種不變動性。 在作品中所有的物件顯的語法不通、不合邏輯,現實的場景有著荒誕詭異的氛圍,比例不一。高塔、雲霄飛車、殘破的交通號誌以及奇異高速公路下的荒漠,作品中所有物件的組合並不適合使用語言結構學再一次去詮釋它們。不被賦予的意義上的串聯,而回歸到一種處於現實當下的狀態。在屏幕裡與外的二個稱之為「我」的主體,並列在一個場景中,裡外的二個主體、裡外的二個介面,如此的貼近,似乎可以碰觸到彼此。作品場景同時並存兩種窘異的世界,一個是鏡像之外,另一個是鏡像之內,而鏡面則隱喻了一種介面、電腦屏幕、異度/質空間、訊息媒體真實又非真實的隧道,虛擬及現實自然的相處。對於此次的展覽創作而言,創作過程或者在作品之中,都呈現了主體及分身的面貌,似乎我們在這些交替之間變的更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