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博志+施懿珊+葉廷皓 大無用體質聯展 - 軟抗爭

展 期:2009/08/22 - 2009/09/09

黃博志
1980年出生於台灣桃園,就讀於台北藝術大學科技藝術研究所。過往創作以塗鴨及繪畫為主,現以聲音影像作品為主,雖運用數位科技工具,作品仍然呈現「手工」的細膩質感。曾駐村於台中20號倉庫鐵道藝術村,並於該藝術空間舉辦個展。

學歷
2004
台中師院美勞教育學系學士
2007
現就讀於台北藝術大學科技藝術研究所
2005
《五行.五形-台灣當代常民劇場》 高雄市立美術館,高雄
2006
《慢》台北當代藝術館,台北
2007
《假動作2》華山文化園區,台北
2008
《半影:台灣當代藝術展》南澳大學美術館 , 澳洲
《假動作3》新苑藝術,台北
《08上海藝術博覽會國際當代藝術展—驚喜的發現》上海展覽中心,上海,中國
2009
《S-HOMO》K’s Art,台南
《秘密花園》雀而喜美術館,紐約,美國

榮譽
2004
20號倉庫鐵道藝術村第五屆駐站藝術家
2005
94年青年藝術作品購藏徵件計畫 《LUCY and SUNNY Have a Drug 》國立台灣美術館典藏
2006
第11屆大墩美展數位藝術類首獎
2007
96年青年藝術作品購藏徵件計畫 《Flov”er》國立台灣美術館典藏
2008
2008第三屆台北數位藝術獎-數位音像類首獎

施懿珊
聯展
2002 《CO2台灣前衛文件展》,美國文化中心,台北,台灣。
2006 《CO6台灣前衛文件展》,國立台灣美術館,台中,台灣。
2008 《室內詭計》,南海藝廊,台北,台灣。
2009 《解剖 課》,覓空間&南海藝廊,台北,台灣。

個展
2008 《位轉自凍–班傑明.杜可洛斯與施懿珊雙個展》,國立台灣美術館,台中。

獎項
2006 《高雄獎》,優選。
2007 《台北美術獎》
2007 《世安美學獎》

葉廷皓
1981 在台北出生,桃園長大
2001 中原大學化學工程系 肄業
2005 輔仁大學應用美術系 畢業
2005 就讀台北藝術大學科技藝術所至今

聯展
2009
「拙摩成器」 「超響-發聲體」 新苑藝術,台北
2008
「電腦控制學」「北京夏日數字娛樂節」 北京服裝學院,北京
2007
「高達無双」 「紅墨水-新媒體藝術展」 北投公民會館,台北
2005
「看看我,我身體裡的**已經變得這麼大了喔」 「第三屆腦天氣影音藝術祭」 信義誠品,台北
2004
「測量>與童年的距離」 「數位朋比-數位藝術展」 交大浩然廳,新竹

實驗聲響
2009
「Craftweak」 超響2009 數位藝術中心
「黑衣良穿」 失聲祭 南海藝廊
「台北電擊女孩」 逆滲透 乒乓
2008
「殭屍隊長」 邊境•近鏡 華山藝文特區
「電腦控制學兄弟」 超響2008 牯嶺街小劇場
2007
「獨腳鬼」 失聲祭 南海藝廊
「Unighost」 3Cの祭 華山藝文特區
「雜音戰隊」 越耳噪音 南海藝廊

樂團表演
2009
「歪哥 all star」 吵年獸 西門紅樓廣場
2008
「圖學兄弟」 吵年獸 永康街公園
2007
「低級裸焦點」 with透明雜誌 南海藝廊
「逼天堂」 電子音樂大作戰 南海藝廊
「剪刀腳姊妹」 香腸搖滾 師大分部
2006
「吳火旺」 the Wall
「獨走獸」 獵奇派對I 東吳城區部
「數學兄弟」 春天吶喊 墾丁

影像視覺
2009
2009牯嶺街國際小劇場藝術節 「Loop Me」 with 張永達 蘇文琪 牯嶺街小劇場
牯嶺街小劇場尾牙 with 黃色異教總部 牯嶺街小劇場
2008
DA PARTY 合輯發表會 with 張暉明 the Wall
Campo 生活藝術狂歡節 with 林強 西門町電影公園
金穗獎 開幕表演 with 林強 張暉明 信義誠品
金枝藝術 開幕表演 with 林強 張暉明 苗栗
2007
和Party with 牛俊強 碧潭
2006
和Party with 姚仲涵 王仲堃 華中橋下

黃博志+施懿珊+葉廷皓 大無用體質聯展 - 軟抗爭

展 期:2009/08/22 - 2009/09/09

軟抗爭是一個日常生活經驗甚至是癖好分享的計畫。我們利用最古樸的人際溝通,作為創作方法。我們都知道,對談是一種最令人熟知的人際交流模式。過程中,藉由經驗分享、交流去建立共同的價值觀和認知,讓我們彼此感到親密。在軟抗爭這個計畫中,我們利用「關鍵字」的概念,透過對談去分享種種經驗和癖好,並將之簡化為單一概念的「關鍵字」。最後,我們共享、分享、結合彼此的概念去執行行動或是計畫。

抗爭的起點–介入方式的選擇
網際網路最初是以資源共享和開放為宗旨,但我們也都知道,在網際網路成為另一個資本主義的戰場後,目前Web 2.0 中的網路社群和服務平台,透過使用者的積極參與和互動去製造內容,而各平台利用各式各樣的程式演算法分析平台使用者的參與習慣,並將其資訊轉譯為結構式資料,以進行跨平台整合、網路搜尋或是廣告行銷。成功整合後的龐大數據、概念和資料也是各平台在這嶄新的戰場上操弄使用者爭取利潤的絕佳武器。或許是因為我們的閱讀訊息大量來自於網際網路,我們也習慣以「關鍵字」(Keyword)作為思考的起點,而這種非線性結構,點對點(Point to Point) 的跳躍式連結,也不經意成為我們日常思考的邏輯方法,(Keyword Mapping)。
在軟抗爭這個計畫中,我們試著挪用網際網路的連結模式和使用方法來作為創作的方法。我們從PTB的一系列作品,作為經驗分享的開始。PTB (PeepingTommyBoy)以販賣偷窺器具及製造、分享偷窺影像為宗旨,更嘗試開發和幻想各種融合古樸形式和現代科技的即時監控設備。試圖透過將自己放置在各種自我監控的環境和位置下,探討因應現代生活需要而有意識或不知情的放棄隱私權、將個人生活對群體的開放和偽裝的狀態。我們放棄了很多很多,但我們卻始終害怕別人看見我們的內褲。由此意識型態的曖昧矛盾,我們衍生出「軟抗爭」這一概念。
我們藉由「軟抗爭」作為其他藝術家或團體的初始概念,或是創造「執行概念的團體」來進行藝術作品的生產,透過作品的「概念」或是「關鍵字」的分享去建立共享平台,最後希望整合衍生出的作品去製造論述,論述最後在此成為一個不斷變動並且是由作品所共構的集合。也試著想像,透過這樣的概念分享和創作方式,作品和作品之間的關連性會不會更加緊密。展覽本身不過是一個提供對話、參與和製造內容的開始,或許可以藉展覽帶來更多的互動去製造內容,也或許最後的「軟抗爭」會呈現不同的樣態,走上另一個方向,甚或可能不復存在,但不論形勢如何變化,這些都是我們所樂見的,因為或許最後的結果,將會是最貼近我們生活方式的真實狀況。
或許我們沉默不語,但我們不是沉默的串謀者。我們觸碰秩序,但我們不反抗、我們不革命,我們只希望玩著遊戲創造出一點點社會的噪音。
任何一種抗爭的方式所引發的政治都有其正當性,我們企圖尋求一種更普遍或經常的抗爭狀態,一種存在於我們日常生活之中的「反行為」,作為個人與系統的邊緣性反抗,而或許這樣的反抗只能獲得一點瑣碎的利益罷了,不過我們也相信個人的反抗姿態也足以凝結成撼動社會體系的力量。

反轉的形式–弱者的抗爭
「反行為」雖帶有一種「反」的意味;但「反」不一定是「造反」,也不是暴力反抗,相對而言,應該說是一種「軟行為」。「反行為」主要表示的是一種「反過來」的行為,更或者是「到錯」的行為,是日常生活中秘密的、靜悄悄的、帶有很大的欺騙性的反轉形式,有些時候它僅僅很像是個人的一種癖好,一種私密的癖好。「反」與「到錯」的「軟行為」在面對道德結構的問題時,不是逃避、不是衝撞,通常採取反轉的形式去創造結構體系中另類的出口並潛伏其中。
跟隨已故的民族學家德.索圖﹙Michel de Certeau﹚的腳步,我們偏好如何獨立使用大眾文化產品;就像有保護色的魚類及昆蟲的作法,這種做法也許不能「推翻體制」,卻可讓我們在該體制內毫髮無傷、獨立自主,這也許就是我們最好的期待了。……前往迪士尼樂園向米老鼠噴漆,並不具有革命精神;但是,但是前往迪士尼樂園,心知肚明這一切有多可笑、邪惡,但依然以某種近乎無意識、甚至精神分裂的方式,充分享受無憂無慮的時光,這可是完全不同。這就是德.索圖所謂「待在中間的藝術」﹙the art of being in-between﹚,這也是現今的文化中唯一通往真正自由的路途。所以,就讓我們待再中間吧。讓我們好好享Baywatch[1]、Joe Camel[2] 、數位連線雜誌,甚至描繪奇觀世界的體面書刊touche,但千萬不要對這些事物的魅力屈服。
這是我在《NO LOGO》裡看到的一段話,其實作者引用這段話的主要目的是在說明反諷的消費,一種消費者清楚意識「品牌新世界」天羅地網無所不在的威力,而以淘氣的反諷進行消費的一種趨勢。但現在品牌因應此一趨勢,更進一步收納可用的邊緣文化,一邊嘲弄反駁自己,一邊為自己的形象發言,最後再利用相同的反諷手法進行行銷牟利,並將造反變成賺取金錢的有效妙方。雖然我們的重點不在談論品牌的作為,但是這段話有很吸引人的兩個地方,一個是保護色作用,表面上的遵從只是一種日常的姿態–一種必要的策略性。另一個是「中間的姿態」﹙being in-between﹚,以自己的方式「創造」了日常生活,並且悠遊其中。在詹姆斯.C. 斯科特﹙James C. Scott﹚的著作《弱者的武器》(Weapons of the Weak) 中,也有提到類似的生活姿態,科斯特以一個位在馬來西亞吉打州種植水稻為主的小村落的農民反抗形式作為研究目標,並稱這種反抗為「農民反抗的日常形式」–農民與試圖從他們身上搾取勞動、食物、稅收租金和利益的人之間所發生平淡無奇卻持續不斷的抗爭,以表面上的服從、畏懼和謹慎避開公開的集體反抗的風險,反以個體不易為人覺察的行為如偷懶、欺騙、偽裝、裝糊塗、裝傻、竊盜、暗中破壞……等手段作為武器,來獲取一點點瑣碎的利益。個體跟個體之間,也就是農民和農民之間,利用心照不宣的理解和非正式的網絡進行連結,在累積大量微不足道的行動後進行顛覆,這種顛覆不是革命性的抗爭,單單只是為了多一些些日常生活中待在中間的機會,在中間遊戲的機會。
[1] 美國知名影集台灣譯為《海灘遊龍》。
[2] 美國知名香菸品牌。透過品牌行銷,塑造出獨特的香菸生活態度和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