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樂園 ● VT ● 新浜南北串連展

展 期:2010/01/16 - 2010/02/13

1979年出生於台灣台南,目前居住、工作於台北
男/雙性戀
人格「偏印」
習慣:抽菸和喝小酒,偶爾喝烈酒
除藝術創作外喜歡馬奎斯「百年孤寂」和喬依斯「尤利西斯」

本次計畫會透過集體合作的方式,包裝出一個虛擬的藝術明星,他具備新樂園藝術空間的特質,或是被賦予期望中的新樂園特質。這個藝術明星具備特定的人格「偏印」(件附件),熟悉各種創作媒材,展覽時由新樂園的成員為工作團隊,連續/片段事件發想,各自發揮擅長的媒材組合成一個完整的展覽,這位虛擬藝術家有自己的Face book和部落格flicker、msn、e-mail…等,展覽同時也計畫推出黃長壽個人出版品。

新樂園 ● VT ● 新浜南北串連展

展 期:2010/01/16 - 2010/02/13

老欉- 發-新枝
Old is New

文/黃文勇、陳翔臨 Wen-Yung Huang and Hsiang-Lin Chen(新浜碼頭藝術空間) (S.P.P. Art Space)

藝術並不是表達賞心悅目、美的唯一途徑,藝術應該要將自身生存的時代環境,對陷入困境的問題提出挖掘及發問的能力,在現實生活中找出一條光明的出路,那怕只是發現一個可能的洞口,也要奮勇的挖掘,過程雖然是苦痛的,也應該踏實。雖然;沒有找到真正的出口,但這探索的過程也會留下一些有益的啟發,不管是正面或是負面的…。在藝術創作的歷程中,即使不可能找到自我的「靈魂終點」,然而;我們在前進的思維路上,也要走得「自由」與「自在」,自己做主,傾生命之力,活在當下。
創作,原為一種累積生命能量與表現行為,隨著年紀的增長、對生命的體悟以及生活型態的改變、擴張及轉變,自然朝向一種知覺與感知向無限定的形式蔓延。解嚴之後的四、五年級,面對當下藝術的資訊流的詭變與善變,不同於生長於速食文化、消費和電子媒體時代的新生代藝術創作者,他們強調某些特殊的感情、經驗,直覺轉化為一種情境思維。然而;生命,因道途際遇、選擇不同的生活方式及創作過程,其中平順、壓抑或坎坷差異極大,有時昂揚,有時幽微。其過程,面對生命的認知與體悟,回歸對藝術創作,往往在無常的流變中終究還是放下「我執」,自在神遊於藝術觀點的轉型,不受外界的光影虛擬所迷惑,回到生活實踐的方式,自我探究與觀照。
「老欉–發–新枝」,邀請新浜老幹菁英不同創作思考模式的創作者,對所處時代環境流變的意識及參悟,面對藝術、哲學、社會、心靈、身體、科技……等議題,透過藝術自在的展現,觀看如何藉由圖像的符號語言、媒材的運用與詮釋的轉化,形塑自己對藝術的信仰,閱讀老禪定神所形構的藝術觀點與魅力,提出自我的樂活方式與實踐藝術的態度。是否能自在的表達自我的內在情感與思想──萌發一新枝。

誰是黃長壽!?
文/李青亮、陳冠彰 Ching-Liang Lee, Guan-Zhang Chen (新浜碼頭藝術空間) (S.P.P. Art Space)

黃長壽~何許人也?他/她是誰?
小時常觀看超級任務,節目中阿亮為特別來賓找尋多年失散好友。說是尋人,但那整個過程更接近某種記憶召喚術,阿亮不僅召喚了特別來賓的過往,隨著節目進行時更喚起觀者的回憶,觀眾實則藉著超級任務在腦海中不斷的拾起那些遺失的片段。
但這種記憶招喚出來的找尋,某種程度上很接近,我是誰?找尋自我、主角人格重建術、尋寶大冒險,諸如此類的向內探求術,在心靈成長的書櫃上四處可見…
不同阿亮的節目,在「誰是黃長壽!?」這份計畫書中,新浜這裡既沒有特別來賓,亦無收到委託,那何以尋找黃長壽呢?
一方面回應新樂園所提出的「黃長壽個展」。另外一方面新浜碼頭則以現實世界做為實踐空間,計畫尋找存於真實生活中的黃長壽。可知,找到黃長壽並不是終點亦不是目的,反而是進入日常生活時,創作者如何可能。
「假以亂真」欲達到徹底虛構的欺瞞效果,企圖以逼真的造假,嵌入真實世界,擾動社會原本的脈絡與認知,通常是挪用現成的「權威」形式,比方說在新聞報導、身份證等以真實為名的體制中,置入虛構的內容,利用此可靠形式作為虛構內容的背書,或是發展虛構人物的生活痕跡,擬仿現實世界的邏輯,經營出一個原本不存在的人。
然而,「以真亂假」所採取的策略則是從已經被現實世界所相信、可信度高的文本為基礎,就如同一位真正叫黃長壽的人,其所做所為直接成為現實,無須藉由虛構來取代或擬造其真實性,而是以「生活出」出真實性來發展現實。此時藝術作品與現實世界的關係,不是透過「比真還真」的對應方式,而是在真實上的衍生現實,其藝術性不在於虛構如何成真,而是直接在現實中發明現實。

新樂園年度推薦新人王,黃長壽個展I、II
文/新樂園藝術空間SLY Art Space

作品的產生,我們藉由工作團隊的成員們,提出的真實生活事件作發想,同時團隊的成員也藉由這些事件的分享,集體形塑一個虛擬的人物,這個虛擬的人物所承載的真實事件也同時對工作團隊的每一個真實個體產生一個虛擬經驗。
----------------------------------------------------------------------------
換言之 ,當工作團隊的個體成員A 敘述了事件一時,事件一成為虛擬人物的真實人生。
而操作(或集體扮演)該人物的所有工作成員B.C.D...等,也必然要虛擬自己經驗過事件一 才形成共構作品必然原因。
這邊,我們試著分辨 這個工作團隊本身就是這虛擬人生的一種共犯結構。

連續/片段事件發想
事件一
車禍目擊---華江橋上扶眼睛
說來奇怪,儘管我每日都要騎車經過這條長橋回家,但毫無疑問的是,在橋上現在正存在一件反常的情況。前方的機車緩慢的前進,像是大家正在規律的守序的排隊來叁觀某個景色或演出,久久終於輪到我進入那個最合宜的觀賞位置。我心想,這不過又是一場車禍吧。因為路旁倒了一台破損的機車,一位傷者坐在路邊,經由他胸口的呼吸跟神色,我知道他還活生生並意識清醒,一位警察已經來到現場默默的站在旁邊守著,而傷者的朋友蹲坐在旁看顧他,只是朋友的手扶著他脫眶而出的眼睛,一條像是所謂神經的東西還連接著眼眶跟眼睛間,僅管這一切幾乎使我情緒激動了起來,但他們的行動看起來卻十分冷靜、在正常也不過,沒有一個人說話,只是默默的扶著那隻眼睛。
"我還是抑制自己,不敢妄動,盡量穩住手,扶在那隻眼睛上。"
身分:路人
事件二
「維若林商行」所產製之米酒,經宜蘭縣政府取樣送驗結果甲醇含量過高,造成十數人死傷的維若林毒米酒案,肇事主因為上游原料廠商將米酒廠所訂購的食用酒精換成清潔用酒精。
身分:米酒廠商
事件三
表叔公最近往生,去花蓮的鄉下送他一程,會場大家面容哀泣,縣議員也前來致意,並希望獲得年底選舉的支持,國中時來花蓮遊玩時曾和表叔公有一面之緣,這次因為阿嬤的要求前來送白包,在靈堂前看到他穿戴紳士的照片,彷彿會到兒時光景,令我不由得撲ㄘ笑出一聲,正當親戚們轉頭視線朝向我時,我卻哭了出來。
身分:表姪孫
事件四
身體腐壞時
腦子才正青春洋溢
身分:自己
事件五
甩不掉的魔音
過去的虛幻
從現實遁入夢境
反覆
敲打我脆弱的記憶神經
形成一種朗朗上口的旋律
身分:自己
事件六
兒童踹門事件
安親班的美術課中有位可愛的小一男小朋友,喜歡上美術課但不喜歡畫畫,畫了五分鐘就開始玩美勞材料,如吃白膠或舔壓克力顏料,或是和其他小朋友打鬧、躲在桌子底下、躺在地板上滾來滾去....。
一位新來的菜鳥老師,試著制伏在地板上滾動的小朋友,結果小朋友反而越玩越High,老師一怒之下把他抱起來丟出美術教室外並鎖起門,小朋友無法進入教室,很不開心的用腳踹門,巨大的聲響引發才藝班老板的注意,生氣的把抓住小朋友的頭往門上撞了幾下,小朋友當場大哭了起來,頓時安靜了數小時,下課後,我看現那個小朋友雖然眼眶有點紅,還是露出燦爛的笑容。
身分:安親班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