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萬仁個展 - 你就是我的例外

展期:2011/06/04 - 2011/07/02

1982生於新竹
2005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美術系畢業
現就讀臺北藝術大學科技藝術研究所

個展
2008 「無意識航行」,也趣藝廊,台北
(台北市文化局補助、國家文藝基金會補助)

聯展
2011
「窗口」,耿畫廊,臺北
「台灣當代藝術展Arte da Taiwan」,義大利熱內亞克羅齊別墅當代藝術館,義大利
「活彈藥」,臺北當代藝術館,臺北
「TOKYO FRONTLINE , EXCHANGE 微_氣候」,3331 藝術中心,東京
「超時空要塞」,關渡美術館,臺北
2010
「替身術」-台式錄像展 」,Gallery456,紐約
「後學院」,台灣藝術大學藝術博物館,台北
「微影像」,乒乓藝術工作站/文賢油漆行,台北/台南
「2010台北雙年展,特別企劃-藝術家電影院」,台北市立美術館,台北
「第七屆釜山國際錄像節」,釜山,韓國
「他者測量」,索卡藝術中心,北京
「雙盲臨床實驗」,誠品畫廊,台北
「城市隙縫」,MOT/ARTS,台北
「Changwon 2010 Asia Art Festival-THE FANTASTIC GARDEN」,昌原,韓國
「後青春」,國立台灣美術館,台中
2009
「台灣藝術新世代」,上海美術館,上海 / 北京今日美術館,北京
「冷熱面─台灣當代錄像藝術」,
1. Donna Beam Art Gallery, Donna Beam Art Gallery University of Nevada-Las Vegas (Nov.-Dec., 2009)
2. Dishman Art Museum, Larmar University, Beaumont, Texas (April-May, 2010)
3. Allen R. Hite Art Institute, University of Louisille, Kentucky (July-Aug., 2010)
「Art Taipei 2009 [ Ela-Asia ] :日常事變」,台北世界貿易中心,台北
「境中之境」,國立台灣美術館數位藝術方舟,台中
「粉樂町2009」,台北東區,台北
「萬德秀01. Plug-in外掛錄像展」,加力畫廊,台南
「台灣當代藝術文件」,巴黎國立高等美術學院藝廊,巴黎
「激情心靈」,台北市立美術館,台北
「大幻影」,國家音樂廳文化藝廊,台北
「城市的想望」,駁二藝術特區,高雄
2008
「逆滲透」,乒乓,台北
「小甜心─伊通公園二十週年慶」,伊通公園,台北
「台灣製造/在地性‧觀點」,竹圍工作室,台北
「廢品」,加力畫廊,台南
「ColdQ 2」,關渡美術館,台北
「假動作3」,新苑藝術,台北
「BLUEDOT ASIA 2008」,首爾藝術中心,首爾
「動慢快感」,國立陽明大學藝文中心,台北
「深呼吸」,索卡藝術中心,北京
「例外生活-疑世代(ex→ception)的再皺摺」,TDAIC,網路平台
http://www.digiarts.org.tw/ShowGalleryTW.aspx?lang=zh-tw&CG_NO=13
2007
「數位和錄像藝術博覽會DIVA 2007」,Louvre des Antiqaires,巴黎
「深呼吸」,索卡藝術中心,台北
「3Cの祭-2007視盟藝術家博覽會」,華山藝文特區,台北
「大家族企業:開放辦公室」,IMC,伊斯坦堡
「主線歸零-台灣年輕藝術家群展」,五角場,上海
「Plug and play隨插即用數位創作展」,國立台灣美術館,台中
「Boom!快速與凝結- 新媒體的交互作用-台澳新媒體藝術展」,關渡美術館,臺北
「Urban Nomad Project, Scope Basel」,巴塞爾,瑞士
「product Festival of Varna」,瓦爾那,保加利亞
「假動作2」,華山文化園區,臺北
「現實取young」,關渡美術館,臺北
「2006臺北美術獎」,臺北市立美術館,臺北
2006
「假動作」,南海藝廊,臺北
「Double-Team」,科藝廊,臺北
「情境空間」,台灣藝術大學美術系館,臺北
2005
「幻想漂移」,板橋社區大學,臺北
「超.薄影像展」,華山文化園區,臺北
2004
「site/site of」,板橋社區大學,臺北

獲獎
2006
「2006臺北美術獎」,臺北市立美術館,臺北 (獲獎作品 : 第二月臺)
2007
獲國立台灣美術館青年藝術家典藏 (典藏作品 : 第二月臺)
世安美學獎 (獲獎作品: 比爾先生的早晨)
2008
獲國立台灣美術館青年藝術家典藏 (典藏作品 : 走廊)
2009
世安美學獎 (獲獎作品: 無意識航行)

陳萬仁個展 - 你就是我的例外

展期:2011/06/04 - 2011/07/02

「評判的決定終於出現了,在自由的廣場上發現了平常在天空飛的動物,正在賽跑著。誰才是最後的勝利者呢?」

這些影像如果被你看見,潛意識絕無能展翅高飛,那是唯一一次的例外,鳥兒正在賽跑著,這些日常生活的樣貌殘景只徒留在那偶然的時刻,是碎片的、斷裂的,也剪下貼上的,毫無章法的成為影像。因為沒有規則,人們就將例外的一般常景捧在手心當中,好像要在這些日常經驗裡挖掘出一番大道理,也確實是,在影像裡的例外,就像是遮掩著的犯錯慾,不用再去審判它。例外給出叛逃的想像,讓你打穿水泥牆越獄去。

這些作品,如果沒有電影的經驗來襯底,我們就不會體會那麼多道理,人生哲理也是因為有所借鏡。但又有些情況讓意識好像有些不合理,除了人們身上的那些壞習慣,其他的日常作息都乖巧無比。好像應該要丟掉那些完美建構的例外產品……咦!它到底壞在哪裡?它到底怪在哪裡?人們如同無言的狗,無語的吆叫,對一個想像自己會飛的人,感到驚訝無比。心中產生關懷,卻只是腦袋支持你,他們都不要例外,因為那無疑就是自殺,那意外最好只好在別人的眼前降臨。

喔,天啊!千萬不要把誰從平凡的跪姿裡拉起,如果沒有偶然的相遇,就不會有擦肩而過的遺憾殘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