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頑之抗 Sincere Subversion

展 期:2012/03/24 - 2012/04/21
開幕酒會:2012/03/24 (六) 19:00
展覽地點:VT ARTSALON 非常廟藝文空間 (台北市新生北路3段56巷17號B1)
開放時間:周二-周六 11:30am – 19:00pm


策展人:胡永芬

參展藝術家:何孟娟、吳其育、林書楷、姚瑞中、涂維政、許哲瑜、崔廣宇、黃彥穎、黃海欣、楊茂林、葉怡利、陳擎耀、蔡士弘、羅智信、蘇育賢、蘇匯宇。

不頑之抗 Sincere Subversion

展 期:2012/03/24 - 2012/04/21
開幕酒會:2012/03/24 (六) 19:00
展覽地點:VT ARTSALON 非常廟藝文空間 (台北市新生北路3段56巷17號B1)
開放時間:周二-周六 11:30am – 19:00pm

明明是來到新世紀很久了,為什麼我們仍然沉落在漫長的末世黯冥之中?
以為已經走到了民主法治、平權合理的世界,但隨時面對的,卻是不合情、不合理、但完全可以合法的怪誕現世。

這是我們所在的現世。

就是這樣,所有的事都被一種更大的、無形的權力,任所欲為地評價、操控著,即使荒誕到讓人們感到屈辱與憤怒,但它仍完美的(或者不完美的)--合法。
這就是民主進程中,苦澀而邪惡的,代價。
政治的政治如是,藝術的政治亦如是。

藝術的界域裡,亦如現實世界那般地機掰、階級、與虛矯。
於是,從政治、日常、到藝術,我們面對權力,還可以有效的手段是甚麼?

從「全球化」之大問以降,各種合乎政治正確的宏大敘事,明明白白、刀切介分了當代藝術之塊域,以外皆非?

不夠肅穆、宏大、不夠沉重與悲慟的小情小調、小嬉小謔,皆為無關宏旨?

是的,歷史以來一直就是這樣的。

例如戲劇史評價中,悲劇永遠壓倒性的比喜劇更被看重。比如《馴悍記》,即使貴為四百年來莎士比亞最受歡迎的劇本之一,但許多版本的演出還是把第一段小序曲給刪掉,可能是因為「認為」那段雖然好笑,但無關宏旨?這種被輕率的「待遇」,絕不可能出現在莎翁其他悲劇演出的。

「不頑之抗」,藉這些厲害的藝術家們的創作,演練一種「會心之笑」也可以很「激動人心」、很「有力量」;示範一種「諧擬」也可以很「嚴肅」、很「學術」;「嬉謔」也可以很「悲」、很「深刻」的,藝術。 藝術的界域裡,即使不必談民主,也可以先祛無謂的階級之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