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理數-黃可維個展

Irrational Number - Huang, Ko Wei Solo Exhibition

展 期:2013/10/12 – 2013/11/09
開幕酒會:2013/10/12 (六) 19:00
展覽地點:VT Artsalon 非常廟藝文空間 (台北市新生北路三段56巷17號B1)
網 址:https://www.vtartsalon.com
聯絡電話:02-2597-2525
EMAIL:info@vtartsalon.com



黃可維 簡歷

1988 生於臺灣臺北.現居於臺北

學歷

2006 就讀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美術學系

2011 就讀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碩士班

個展

2011
「Post-Paradise後樂園」黃可維個展 -- Agora Artsalon,臺北

聯展

2012
天來藝文空間ArtSpace@TPK -- 臺北,臺灣

2011
「嫩天堂Nintender」 -- VT Artsalon,臺北
「夏日風情-風景聯展」 -- 一票人票畫空間,臺北
「搞空間-Creating Space」 -- VT Artsalon,臺北
「2011美術創作卓越獎」 -- 關渡美術館,臺北

2010
「泡泡星」 -- 國立臺北藝術大學 ,地下美術館,臺北

2009
「好 夠了」 -- 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地下美術館,臺北

2007
「掛羊頭賣狗肉」 -- 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地下美術館,臺北

獲獎紀錄

2010
2011美術創作卓越獎 創作組
「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美術系第24屆系展 -繪畫類」佳作

2009
第四屆龍顏藝術創作獎
「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美術系第23屆系展 -系展獎」首獎
「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美術系第23屆系展 -系展獎」首獎

無理數-黃可維個展

Irrational Number - Huang, Ko Wei Solo Exhibition

展 期:2013/10/12 – 2013/11/09
開幕酒會:2013/10/12 (六) 19:00
展覽地點:VT Artsalon 非常廟藝文空間 (台北市新生北路三段56巷17號B1)
網 址:https://www.vtartsalon.com
聯絡電話:02-2597-2525
EMAIL:info@vtartsalon.com


無理數
irrational number

【繪畫的指向】

“繪畫指向影像與認知糾纏而形成的懸缺”,聽來似乎是在繪畫中的古老命題(再現)加以詮釋,事實上則是試圖背離繪畫與影像幾十年來無法割捨的黏膩,重新省思繪畫在影像爆炸時代所處的狀態:也就是資訊超載的環境中如何將繪畫指向“影像閱讀的結構”,而非單純將這些影像感的視覺顯影。

而這個指向意味著繪畫進入影像,存在著一種邏輯式的架構;好比數學的系統之中,所有參數都能夠以0和1將其算盡,無理數則作為穿透這個系統的指向;當繪畫似乎不再是繪畫,而是試圖從這個影像系統中尋求例外的出口,或者設計出一種無理數,來使繪畫顯現自身所面臨的變革,也就是製造偏離期待的操作,來顯現正在消逝的本質。不同的繪畫性擁有各自的語彙,當這些語彙脫離自身,而以一種似是而非的影像(偽造或轉化的繪畫性)重新被召喚,我們則越來越無法清楚的定義影像和所謂真實的界線,而是在界線中,例如:複製畫呈現的視覺,其實是指向原作的繪畫性,我們以過去對繪畫的“認識”來理解眼睛所見,在視網膜的成像是足以作為繪畫的類似替代,這個成像與“認知中的影像”不斷相互覆蓋,彼此存在著細膩又難以分辨界線的拉扯,將我們所見與可見相互交織糾纏,帶入一個矛盾的空間,觀眾從這個錯綜複雜的系統中尋找熟悉又陌生的輪廓,也就是現實與認知編織的那個似是而非的視覺,將成為理解世界的途徑。

【偏離期待﹞】

畫面中各自擁有不同面向的繪畫性,抽象的顏料團塊在畫面上遊走,自動性流動的層次為畫面帶入奇異和脫離現實的氛圍,紛亂的空間和斷裂的邏輯彼此相互交疊;觀眾則會面對畫面不斷來回尋找一個最佳的觀看距離,遠看清晰的形體,近看化解成紛亂的筆觸,企圖捨棄精緻的描繪,顯現繪畫過程中留下的途徑,包括磨除痕跡,一切的操作都指向繪畫性本身,組成一個看似“完整”的繪畫。

緊接著透過繪畫的過程將這些語彙加以編輯,重新建構一個複雜的語言結構,但其中出現了一個怪異的“不自然“,偽造的繪畫性成為唯一的抵抗,看似繪畫筆觸的“圖像”和其他的“繪畫”顯得格格不入,無理數不單單只是個矛盾,而是試圖顯現“影像化的繪畫性”與“繪畫性本身”之間存在落差,兩者在畫布上並行,觀眾的視覺不斷游移在不同的“繪畫”之間,在偽造與本質上提出疑問,繪畫的本質究竟何在?這個以繪畫來質疑繪畫的過程,即是直接顯現我們所處的時代;若說繪畫性的影像化揭示本質何在,整體的操作則反映人類對於影像閱讀結構顯得無法自拔,即便是看似無法以理性操作的自動性技法,是否也可能是作者在影像閱讀的系統中安置的其中一個環節?

畫面中的對象物都帶有凝視死亡的特質,這些動物們並不試圖展現它們的生動,而是以如此親近的對象作為題材,說明繪畫以其偏離期待的操作,像是屍骸或者標本般借屍還魂,形成相等但又並非唯一正確的關係。最終,說明性的符號將成為觀眾理解這個混亂關係的終點,未來的真實似乎將變得更加難以斷定,僅能依賴這些分析式的線索,但結果並未因此得到解答,一連串的交織,藉此反思繪畫究竟如何在影像環境下與我們的認知對話。

製造偏離期待的無理數,來顯現消逝的本質


無理數-黃可維個展


無理數-黃可維個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