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1  

【駱麗真個展】我從來都沒有說過實話,我根本就不喜歡這裡

 

展期:2018/07/14(六)-2018/08/04(六)
開幕茶會:2018/07/14 (六) 17:00 -19:00
座談會:2018/07/14 (六) 15:00 -17:00
展覽地點:VT Artsalon 非常廟藝文空間 (台北市新生北路三段56巷17號B1)
網    址:https://www.vtartsalon.com
聯絡電話:02-2597-2525


駱麗真

現為藝術創作者、藝術教育工作者,長期致力於當代藝術創作與新媒體藝術研究。創作方向以錄像、裝置、新媒體藝術創作為主。國立交通大學應用藝術研究所博士,現任世新大學公共關係與廣告學系助理教授,國立台灣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台北數位藝術中心執行長。曾任台灣科技藝術教育協會第二、三屆理事長,第七屆台灣視覺藝術協會理事長,2017第十二屆臺北數位藝術節,策展人。


個展
2016 「休息區」, 水谷藝術
2015 「無日照的日常」, 雍和藝術教育基金會
2014,「在遠方」, 福利社藝文空間, 台北, 台灣;
2013,「幸無在中央」, DAC台北數位藝術中心, 台北, 台灣;
2012,「在幸福的邊陲」, 視盟藝文空間, 台北, 台灣;
2009,「華麗與變奏」, 台北信義公民會館, 台北, 台灣;
2003,「快樂半島」, 台中20號倉庫, 台中, 台灣;
2003,「快樂漫遊」, 壢新醫院藝術中心, 桃園, 台灣;
2002,「快樂地」, 華山烏梅酒廠, 台北, 台灣;
2002,「螢光變奏」, 智邦藝術基金會, 台北, 台灣;

聯展
2016,「2016視盟藝術家博覽會」, 台北花博爭艷館, 台灣;
2014,「釜山博覽會」,釜山, 韓國;
2013,「2013視盟藝術家博覽會」, 台北, 台灣;
2012,「2012視盟藝術家博覽會」, 台北, 台灣;
2011,「2011視盟藝術家博覽會」, 台北, 高雄, 台灣;
2010,「台灣數位藝術脈流計畫 - 脈波壹:『身體、性別、科技』數位藝術展」, 數位藝術中心, 台北, 台灣;
2010,「藝想ten開-See U Next 10」2010視盟藝術家博覽會, 台中創意文化園區國際展演館、藝文展覽館, 台灣;
2008,「工程師的兒童樂園 新竹市第一屆科技藝術展」, 新竹市美術館暨開拓館, 新竹, 台灣;
2008,「小甜心─伊通公園二十週年慶」, 伊通公園, 台北, 台灣;
2008,「藝.極棒─2008視盟藝術家博覽會」, 信義公民會館(四四南村), 台北, 台灣;
2007,「“Boom!”快速與凝結:新媒體中的相互作用」, 關渡美術館, 台北, 台灣;
2007,「3Cの祭 台灣多媒體藝術展」第六屆藝術家博覽會, 華山園區文化園區, 台北, 台灣;
2007,「簡單與複雜的吊詭」DBN 創作展, 台中國美館數位方舟, 台中, 台灣;
2007,「亮晃晃,一種出神的狀態」, 藝術知識與創作流通平台;
2006,「\^o^/ SIGHT」第五屆藝術家博覽會, 華山園區文化園區, 台北, 台灣;
2006,「幻遊異境 - 聲光影像展」, 中原大學藝術文中心, 桃園, 台灣;
2006,「第三屆腦天氣影音藝術祭」, 誠品信義旗艦店藝文空間, 台北, 台灣;
2005,「Wow! 震盪音象展 Wonders of Sound & Image」, 元智大學藝術文中心, 桃園, 台灣;
2005,「台灣聲視好大博覽會」第四屆藝術家博覽會, 中影文化城, 台北, 台灣;
2005,「大同新世界」第二屆台北公共藝術節, 台北孔廟, 台北, 台灣;
2004,「華山論劍」第三屆藝術家博覽會, 華山四連棟, 台北, 台灣;
2003,「64種愛的欲言」, 伊通公園畫廊, 台北, 台灣;
2003,「第二屆藝術家博覽會」, 華山烏梅酒廠, 台北, 台灣;
2001,「上下沉浮的零點零零」, 華山烏梅酒廠, 台北, 台灣;
2001,「音樂&影像」電音魔幻, 河岸留言,台北, 台灣;
1999,「音樂&影像」, Trance Vision 2.31Cafe;
1993,「Lincoln Center」, New York, 台北, 台灣;
1993, 80Washington Square Gallery, New York;
1993,「電腦繪圖百人展」, 台北松山外貿協會, 台北, 台灣;
1992,「國際郵遞藝術展」, 伊通公園, 台北, 台灣;

文 /駱麗真

本來的展覽名稱,其實和「我從來都沒有說過實話,我根本就不喜歡這裡」相去甚遠,或許你也注意到了,展名其實是電影裡的一句獨白,恰恰好也是我放在心裡沈沈浮浮一直想訴說的狀態,就在看到這句獨白之後,我感受到哪強烈想提前完成這個展覽的慾望,感覺這是最佳時刻。所以展名就被轉向了,甚至做到一半的作品也被丟開了,突然間我想要先將這個展覽如此展開。

人生的許多階段,我們都在歡喜接受命運的安排之後,因為過程中的遷就與無奈,逐步地被推向不喜歡的另一端。過多的賦予,沒有機會的逃脫,都成為巨大的包袱,壓抑著對現實的直觀感受。「我從來都沒有說過實話」,是一種雙重否定,夾帶著時間的歷程,以及累積的慍怒,慢慢的也將曾經有過的肯定一併淹滅。「我根本就不喜歡這裡」,這裡所存在的當下與物理性位置的意涵,遙望著或許/曾經/喜歡的/彼方,炸出一種無法逃脫的困頓,無奈又無以為繼。

我喜歡在展覽中處理一種狀態,用整個展場訴說一種內在。這是危險的。或許心靈內在是危險的,因為內在的不安不確定反覆呢喃語意是非政治正確的展覽議題;或許無法循著一個個物件擺放的軌跡觀看是危險的,因為沒有看到就是沒有。但我還是決定這樣做了,我想要讓「我從來都沒有說過實話,我根本就不喜歡這裡」成為一個巨大的入口,當你進入時或好展開自己與不知對象的對話,也是我尋求離開這裡的方法。動、交錯、反轉的關係,或許可以引起一種雙重的沈浸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