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1  

開/關 地景

展覽時間:2019/07/20-2019/08/10
展出藝術家:森嵐工作方圖(邱杰森、莫珊嵐)
開幕座談:2019/07/20 (Sat.) 18:00-20:00
座談來賓:陳貺怡、王聖閎。
藝術與科技座談(工業技術研究院):8/3 (Sat.) 15:00-17:00
主持人:施香蘭
與談人:
法國里昂第三大學哲學博士-蔡士瑋
身體感知創藝實驗室-林宏墩
自動化與新媒體實驗室-李俊霆、王裕涵
展覽地點:非常廟藝文空間(台北市中山區新生北路三段56巷17號B1)



創作團隊|森嵐工作方圖(邱杰森、莫珊嵐)

森嵐工作方圖(C&G Art Group)於2017年成立,由邱杰森、莫珊嵐(Margot Guillemot)雙人組成,緣起於新富町文化市場的駐地藝術研究,籌組初期僅是為了研究臺灣人文與文化採集,後來日漸開展至數位媒體藝術的各種視覺化的狀態,不僅僅是在原有的載體上,而是從多方面的二維、三維、四維的維度中將藝術融入其中。以數位影像科技與人文脈絡進行結合的藝術創作團隊。結合數位技術、人與城市建築、人文地景之間的實驗藝術創作。藉由平面與立體的相互搭接下,探討時間在人的記憶中如何以數位方式進行重建與當代風景的可能性。再輔以駐在地的人與景作為創作的元素,探討新人類如何在科技(技術)之間的交雜層疊的共活性。

展覽
2019 「開/關 地景」個展,VT Art Salon,台北,台灣
2019 「後•記」聯展,有張博物館,新北市,台灣
2019 「此景」聯展, 本事藝術畫廊,桃園,台灣
2019 「駐校藝術家」個展,有章博物館,新北市,台灣
2019 「新加坡小品2.1:台星對話」聯展,Supernormal,新加坡
2018 「新加坡小品2.0:台星對話」聯展,打開當代,台北,台灣
2018 「當代一年展」聯展,花博爭艷館,台北,台灣
2018 「跨域讀寫 : 藝術中的圖書生態學」聯展,台北市立美術館,台北,台灣
2018 「心木」聯展,中心新村,台北,台灣
2017 「人艱不拆」 聯展, 國美館數位藝術方舟,台中,台灣
2017 「匯合點」 聯展, 有章藝術博物館,國際展覽聽,國立臺灣藝術大學,新北市,台灣
2017 「當代一年展」聯展,花博爭艷館,台北,台灣
2017 「如畫之詩」 聯展, 新富町文化市場,台北,台灣
2017 「Retro-Pro-Spective」 聯展, AM Jaumaud 畫廊, Narbonne, 法國
2016 「致—前線的鄰居」聯展,南海藝廊,台北,台灣
2015 「Kit ou Double」聯展 ,Pré-Carré, 蒙佩利爾, 法國
2015 「Tentative d’épuisement」聯展,La Poudrière,Narbonne,法國

獲獎
2018宜蘭美術獎2018 - 邱杰森 - 首獎
2017台北獎2017 - 邱杰森 - 入選
2016台南美術獎 - 邱杰森 - 入選
2016 Drawing Room 2016 - Prix de la jeune création - 莫珊嵐 - 入選
2015高雄美術獎 - 邱杰森 - 入選

駐村
2019/04 - 2019/11 工業技術研究院 駐村
2019/09 - 2019/10 Maison des arts Georges et Claude Pompidou(法國)駐村
2019/06 - 2019/08 高雄駁二藝術特區駐村 (邱杰森)
2017/04 - 2019/04 臺藝大有章藝術館駐館藝術家 (森嵐工作方圖)

出版
萬華 : 越—日常, 218頁,2018/10出版

 

藝術家|邱杰森
邱杰森,1986年出生。众藝術總監,曾任中心新村藝術總監。就讀於國立臺灣藝術大學美術系當代視覺文化博士班,於2016年取得法國蒙彼利埃地中海高等美院造型表達國家高等文憑、2014年法國藝術表現國家文憑、2010年國立臺灣藝術大學古蹟藝術修護學系、美術系輔系。駐村於工業技術研究院、台藝大文創園區、高雄駁二藝文特區、法國喬治龐畢度當代藝術中心。

2017-2018 藝術總監,台北北投 中心新村
2017~ 國立台灣藝術大學美術系美術當代視覺文化博士班
2016~ 桃園众藝術 總監
2016 中國廣州美院 實驗藝術學系 碩士班交換生
2012-2016 畢業於法國蒙佩利爾地中海高等美術學院美術創作碩士
2006-2010 畢業於國立臺灣藝術大學古蹟藝術修護學系 輔修美術系

藝術家|莫珊嵐(Martgot Guillemot)
莫珊嵐,法國,1993出生於科克 (愛爾蘭),就讀國立臺灣藝術大學美術系當代視覺文化博士班、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碩士肄業,2017、2018年教育部臺灣獎學金獲選人、畢業於法國蒙彼利埃地中海高等美術學院(Beaux-arts de Montpellier) 創作碩士,法國藝術家莫珊嵐(Margot Guillemot)研究數位影響科技及數位美學對當代藝術的影響。探討數位時代 「演進」、「觀看」、「保留」、「再現」 的問題意識演變。

2018 國立台灣藝術大學美術系美術當代視覺文化博士班
2018 教育部臺灣獎學金獲選人
2017 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美術系美術創作碩士班
2016 畢業於法國蒙佩利爾地中海高等美術學院美術創作碩士
2015 教育部華語文獎學金 逢甲大學華語文中心
2015 中國廣州美院 實驗藝術學系 碩士班交換生
2014 畢業於法國蒙佩利爾地中海高等美術學院美術創作學士

「所有的直接存在,一切都轉化為一個表象。」Guy-Ernest Debord

 

當代社會所面對的資本主義物化時代所建構的景觀社會之國度。自千禧年後,整個人類社會行為為一種巨大的景觀的積累。隨著數位技術的開展,當代景觀發生了時空的扭曲狀態,真實與現實間的關係越見模糊,為了重新調動對於可視與不可視的領域(疆界、疆域)所建構的身體感知,並建構景觀與數位之於人之間所產生的身體對應關係進行的一系列「風景再製」創作。

米歇爾‧傅柯(Michel Foucault)所提出的異托邦(heterotopia)概念。科技發展下,數位科技建立了真實及虛擬的模糊地帶—賽博空間。如模糊地帶被視為一個「異托邦」或為一個真實存在的虛擬空間。在這虛擬空間裡,人們可透過現實世界與此空間進行資訊交換。換言之,我們所處的真實空間與虛擬空間進行交互作用,而我們大多觀看的景觀是螢幕創造的。

在此創作計畫中,更加觸碰內心的部分,是關於生存環境的討論。長於科技發達時代的新世代,對於環境的觀念是對立的,但也因為這幾年來的環境變遷快速到讓人無所適從。

科技日新月異,訊息符碼的交換為求更高速、更便捷的傳遞方式與更快速的建設方式,當下我們離真實的你我真切的認知卻漸行漸遠。人類依賴此一生活狀態所形成的科技迷走現象幾乎成了都市人的共性,很多都是在潛意識中進行,使人陷入麻木的精神狀態。

 拜數位科技之賜城市空間變異的速度之快,人們如何學會以謙卑的身形面對世界,這是的一個「觀看」的開端,並試圖讓雕塑、素描轉化成景觀,讓城市與人內、外有所愛,內有所持;當觀眾與作品交會的瞬間,也開啟了另一層對周遭環境的認識,而作品就是在這徒步與觀察、沈思的沉澱與展現。

 

【藝術家微訪談】

問題發想:曹翠珊、張順、何采倫、林祖帆

採訪、文字編輯撰寫:何采倫、邱怜禎

圖文製作、發佈:邱怜禎

 

對藝術家的提問:

Q1: 對於景觀社會加乘科技、虛擬實境所造成敘述中真實與現實的模糊傾向,你們是以什麼樣的手法將這樣的概念轉化成視覺藝術作品?

 

邱杰森:主要是去思考何謂數位的本質,數位的本質很重要。我們並不是很清楚它背後承載的意涵是什麼,因為訊號的正確與否是透過機器的辨識與程式碼去撰寫出來的,所以它的正確與否在藝術中就不是非常重要。因為有些東西會有點扭曲變形,甚至有時候沒辦法看待它是一個形狀上的關鍵時,其實它就變得有趣,因此在手法上反而讓它們不是那麼完整才是應該呈現的樣貌。

 

莫珊嵐:在我的研究中,我常常把虛擬、數位還有顯示分開,然後我們把它對照與比較,就是說如果它不是物質,就是非物質;如果是虛擬,就是不真實的。我們一直都是這樣想,但後來才發現沒辦法這樣討論,因為非物質的東西儘管是虛擬的,但它們還是存在,並且是真的。例如:我們在臉書對話用的是虛擬跟數位的方式,儘管他不是在真實中發生的,但這個對話是存在的。所以從這點往回想,我覺得這兩者的界線是很模糊的,很難分的清也很難在虛擬與真實之間跳得很快。所以我在創作中常常會去玩,把本來是虛擬的東西轉成物質,把物質轉成虛擬,在這兩者之間來回。

 

Q1-1:所以在這概念上妳會去選用相對應的媒材作呈現?

莫珊嵐:對,常常。像我們做一些人的雕塑,他們本體是人,但我對他們的存在是以照片為主,而照片是平面的,數位的東西目前除了VR,我們還是透過平面去看螢幕,那個距離感就不見了。所以現在我們希望透過這些雕塑為主的作品把原本虛擬的東西重新物質化。

 

Q1-2:在做展覽的時候因為仍然需要讓觀眾看見實體、影像甚至是與其互動,因此在轉化過程中其實免不了物質化的過程,那妳是怎麼看待虛擬與物質化在創作中的交互關係?

莫珊嵐:其實這就是我們怎麼去想科技這個東西,特別是在我的創作中,比較不會去追求新科技,也不太會一定要用科技的東西、複雜的裝置等去表達科技。我們覺得比較有趣的是科技如何改變我們看的東西,而不是物件本身,畢竟物件在時間的變遷下本來就會時刻不一樣。

 

Q2:創作媒材上和科技結合的理由與必要性是什麼? 你們認為有更多技術支援後的科技藝術下一步是什麼?

邱杰森:我覺得大家都在講台灣是個科技的矽島,但其實我們對於科技的理解是不夠的,甚至有點斤斤計較。就是說我們會嘗試去理解什麼叫做數位的正確性,或是它的開展,但是我覺得它大部分都侷限於工程上的運作,我們缺少的是對它的想像,這個想像是可以去被無止盡的發展的。當你寫一個程式可以被機器給讀取時,他其實都只是個運作的邏輯而已,但並不是可以跳脫邏輯去看待數位它本質,因此「想像」才有辦法創造出更多有別於科技藝術的太過於機械、機具式的語言,比方說程式碼、公差比、還有齒輪的那種概念。我們講的畢竟還是人講的語言,所以程式、數位存在了某種模糊空間跟我們在對話過程中的一種互動。這種互動我覺得很重要,因為觀賞與使用的還是人,我們不能夠為了機器而去做機器做的事情。在這其中我們必須凸顯人存在的價值,而不是只是為了機器而服務。

 

莫珊嵐:我覺得目前在純科技藝術裡面大家都有點被侷限,他們常以科技去思考可以做什麼。如同我們現在講的科技藝術中的「新」媒體就已經有很大的問題,因為從未來往回看,其實它已經融在我們生活中,所以要如何區分是不是科技藝術已經很難講了。有個學者在法國就是講科技藝術,他提到物件裡面的藝術比例,他開始判斷現今每一個作品是不是科技藝術作品,給它們評上科技的比例。像繪畫素描等本身一點也不科技,但若沒有數位科技它也不會發展成現今這樣,所以我覺得科技會越來越融化在創作中。所以我們的作品跟科技的結合其實沒有絕對的必要性,而是想呈現科技所帶來的影響這一主軸。

 

Q2-1:所以你覺得下一步可能不會有科技或媒體的分類,而只是佔比多寡的差別?

莫珊嵐:對,其實它從開始就有問題了,因為科技藝術跟一般當代藝術從一開始就是被區分開的,你很少在當代美術館裡面能看到科技藝術的作品。

 

Q2-2:對你來說做科技藝術其實也不保證你在做的是當代藝術嗎?

莫珊嵐:對,這是現在的狀態。但當你去看一個當代藝術,即使它不是在強調科技,科技還是佔了很大的比例,所以未來界線會越來越模糊。

 

Q2-3:如果有人將你們定位為科技藝術,對於你們其實是困擾?

莫珊嵐:對。比方說我們現在用個電視去播放一個作品,我們會說它是電視嗎?不會,它只一個播放的媒材而已。現在我們做VR大家常常會強調VR技術本身,但若之後它更普遍了,或許也就不會被格外強調了。

 

Q3:開關地景點出了景觀社會變遷快速所帶來的無所適從以及麻木感,你們是怎麼適應以及應對呢?

邱杰森:我們都是被時間推著走,沒有人可以逃離的。其實跟謝德慶講的做時間是一樣的概念,我覺得我們都是時間的奴役者,但對於數位這概念,它只是加速了我們這種狀態。也就是說資訊這麼多,我們能夠承載的資訊其實也是有限的,一天的時間也有限,那如何去重新檢視或看待數位這件事其實是比較重要的。因為時間有限,我們的能力有限,接受的訊號也有限,那“看待”這件事就很重要,如何重新去挖掘數位的本質是更重要的。所以我們都很斤斤計較的顯學、數位複製跟雲端儲存這件事,基本上是非常脆弱的,跟以前的文本是有很大差別的。以前檔案化的書卷、紙本唯一被損壞的可能就是地震、火災等人為,但其實數位也會遇到同樣的問題,它遭受的災難更大是因爲可能有駭客、更多不同電磁波的危機等。很明顯的是它經不起時間考驗,因為二十年前我們還在用DVD,但現在我們已經不用了,在中間的數位斷差,僅僅只是二十年就已經轉換到雲端儲存,但事實上它是有危險的,因書本畫與雕塑可以留存幾百年幾萬年,但數位卻經不起二十年的考驗。所以我們必須用藝術的方式去提點數位的危險性,我們不因它危險而不去做創作,而是重新檢視、閱覽它,重新去深入了解它的本質是什麼,是不變或是求新求變的?我們必須慢下腳步去重新看待它所呈現的樣貌。

 

Q3-1:你認為在從事藝術創作的時候是有助於放慢自己的腳步與不要那麼依賴科技的生活嗎?

邱杰森::對。我覺得做藝術反而是更不需要去依賴數位生活。像我們在中心新村的研究就做了整整兩年,我們在等待合適的契機機會做展露,等到所有條件都完備,跟它呈現的樣貌是符合我們的期待之後才需要被拿出來給大家檢視。

 

莫珊嵐:我比較特別,雖然我出生的年代讓我跟科技一起長大,電話、手機、網路、電視等,但我還是很不會透過手機或網路跟人交談,這些對我來說有很大的疏離感。但就影片而言,就常常會跳著看,耐心上真的就變得比較缺乏。

又因為我是城市長大的,所以城市像是台北市相較於小地方反而比較給我抓不住、忙碌的感覺。現在有車子,點跟點之間距離拉長,“生活圈“的概念也慢慢消失,它的範圍變得越來越大,所以在這方面給我比較深刻的感受。

現在世界已經慢慢有挑戰一天不看手機的活動,變成不看手機已經是一種“挑戰”。但我是很容易融入、適應的人,所以沒有什麼適應不良的感覺。九零年代很多藝術家在談虛擬化,致力把很多東西變成虛擬,但西元2000年以後,因為我們現在的生活幾乎跟網路密不可分,所以我們一定要把虛擬的東西再返回真實裡面。

有一個有趣的文章說,網路一開始給人很大的慾望,是個很自由穿梭的地方,但現在社群平台像是臉書、谷歌等反而將我們網路世界的活動範圍給限制住,它抓住你的嗜好,讓你在其中無法逃脫,這個很有趣,也是我們可以開始討論的。

 

 

-

【觀眾微訪談】

 

Q1:覺得這種結合多媒體、科技的展覽與平面作品展覽在感受上帶給你什麼不同?那你認為在看平面及裝置、科技作品各有什麼優缺點?

 

江小姐 / 學生

比起平面作品來說,我認為在裝置上可從多方面的角度去觀看比較好,投影結合科技與互動更讓人有辦法進入作品。我有看過他們在製作互動裝置的過程,當初看到時是初期的階段,不過正式展出的轉變讓我很驚豔,從只有看到灰階到後來漸漸呈現出城市的樣貌讓我覺得很驚奇。不過在雕塑上印著人臉的部分,林默娘和麥克阿瑟在燈光的效果下細節較不清楚有些可惜。

李先生 / 觀光休閒產業:

比較直接與其他平面作品呈現很不同,帶來新的感覺

呂小姐 / 學生:

較少接觸平面類型的展覽,平常多半是觀賞立體裝置藝術。覺得本展覽有趣的地方是同一個展覽同時展出平面與立體作品。

 

Q2:最喜歡本展覽的哪個部份,為什麼?你覺得他和你的關聯性是甚麼?

 

吳小姐 / 學生

互動展品,從來沒見過有展品可以顯示人臉的數據,覺得很新奇很有興趣。

 

陳小姐 / 學生

互動展品,有點像是打遊戲的3d建模場景,給人衝擊力,而由遠而近融入在作品的感覺。

 

呂小姐 / 學生

地圖的形式和理念很有趣,很深刻,像是漫畫的感覺挺喜歡。

 

Q3:本展覽中呈現出真實環境和虛擬實境中的相互影響與混淆,你認為在現代社會中我們應該如何區別真實呢? 就你的觀察來說,現實與資訊間又有哪些脫節或難以分別的地方呢?

 

陳小姐 / 學生

怎麼分辨真實的部分,資訊可以看到聽到,但僅有真實是可以聞到或觸摸到,是資訊無法達成的。

 

劉先生 / 學生

真實是親眼看到與感覺,虛擬偏向嚮往與特別。兩者的共同性則都是人為製造的。

 

曹小姐 / 學生

我個人在虛擬領域的觸碰比較單純,就是看看YouTube、看看劇,或是線上跟朋友聊天等等,所以怎麼區別真實對我來說沒什麼問題。會造成誤會或是混淆的部分我覺得算是網路聊天的部分吧,科技讓人的聯繫變得很簡單又方便,但這個藉著方便傳達出的情緒跟他們真實的情緒是有落差的,因為聽不到語氣的差別,所以如果不加點符號或表情貼圖好像就變得很不友善,但加了也不一定代表或符合他們真實的情緒。所以對我來說,網路上跟別人的對話是真實的,但又不是真實的。

現實跟資訊的部分我覺得現在幾乎可以只帶著手機出門,報紙也慢慢變成線上新聞,幾乎什麼事都可以靠著手機或者說科技解決,我們的資訊也都是從上面獲得,看到風景或是甜點剛端上來也是“相機先吃”。把網路資訊從我們生活中抽離可能很多人會活不下去或是焦慮生病,所以也不需要把它們抽離,可能現在資訊也算現實的一部份了吧。

 

無境之境—中心新村(邱杰森、莫珊嵐) 工研院技術協作研究及開發 Absences – Heart Village (Margot Guillemot, Chieh-sen Chiu) in collaboration with ITRI. / 2019 數位圖層漸變3D模型影片 / WAV, 44.1kHz, 16bits. / 循環影片 / 1/5

 

途境—市民大道(莫珊嵐)A-D An attempt at exhausting the city - Civic boulevard (Margot Guillemot) / 2019 / 墨 / 54x34cm / 1/1

 


 

 

【相關報導】

 

Taipei Times| Art exhibition listings of July

 

Arttime藝術網| Arttime藝術網第911期

 

Wondershow玩秀網 | 【開/關 地景 I/O Landsca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