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1  

【吳尚邕個展】傾斜的海平面

 

展期:2018/08/18(六)– 2018/09/22(六)
開幕茶會:2018/08/18 (六) 19:00-21:00
展覽地點:VT Artsalon 非常廟藝文空間 (台北市新生北路三段56巷17號B1)
網    址:https://www.vtartsalon.com
聯絡電話:02-2597-2525


吳尚邕

1988年出生於台北台灣,2015年畢業於國立台灣藝術大學書畫藝術學系碩士班,現任台灣視覺藝術協會理事一職,目前創作居住於台北。

致力於繪畫、影像、立體裝置等創作形式,題材多環繞於種種日常現象的拆解以及常態慣性邏輯的剖析辯證,以多元、跳躍式的立場探索事物本質性的游移。在創作語彙方面,專注將東方老莊形而上的玄學哲思揉合視覺心理及社會科學等理性的思辨,試圖在多重心靈感知與思維路徑的交織共存間,建構出靜穆且帶有詩性邏輯的超現實幻境。


個展 (節錄)

2018 「傾斜的海平面」吳尚邕創作個展,非常廟藝文空間,台北,台灣
2014 「交織著,以某種距離」吳尚邕創作個展,朝代畫廊,台北,台灣
2011 「城市─無限想象」吳尚邕創作個展,新北市政府藝廊,台北,台灣


聯展 (節錄)

2017 「非常時期」VT二十週年小品展,非常廟藝文空間,台北,台灣
2017 台灣當代一年展,非常廟藝文空間,台北,台灣
2016 科隆藝術博覽會,十方藝術空間,科隆,德國
2016 「邊緣上的景象」,索卡藝術中心,台北,台灣
2016 「目光之城──流動的後風景」,See ART 看到藝術,台北,台灣
2015 光州藝術博覽會,金大中展覽館,光州,韓國
2015 釜山藝術博覽會,Bexco釜山會展中心,釜山,韓國
2015 「筆墨‧新勢力」第一季兩岸三地青年畫家提名展,鳳凰匯藝術沙龍,北京,中國
2014 亞洲當代藝術展,自由人藝術公寓,金鐘,香港
2014 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朝代畫廊,台北,台灣
2014 「不安定因素」七人當代水墨聯展,朝代畫廊,台北,台灣
2014 「LOOP──在自覺與自抉中」,靜宜大學藝術中心,台中,台灣
2014 「蹦」台灣藝大書畫&愛知藝大日本畫交流展,台藝大國際展覽廳,台北,台灣、
2014 伊藤美術店,名古屋,日本
2013 「從邊界徘徊開始」五人創作聯展,自由人藝術公寓,台中,台灣
2013 「藝星覺醒,航向新銳藝術之海」,大象藝廊,台中,台灣
2012 「超新星」,自由人藝術公寓、亞米藝術,台中,台灣
2012 「陳進藝術文化獎」歷屆得主邀請展,國立歷史博物館,台北,台灣
2012 「狂彩‧雄渾」新生代水彩畫展,國父紀念館逸仙藝廊,台北,台灣
2011 海峽兩岸藝術教育西部論壇交流展,重慶大學,四川,中國
2011 「振彩繚繞」台灣膠彩新意象邀請展,東海大學,台中,台灣
2010 大墩台日交流展,沖繩縣立美術館,沖繩,日本
2009 京都膠彩畫材協會邀請展,京都勸業館,京都,日本


獲獎 (節錄)

2012 第四屆台積電全國書法暨篆刻大賞篆刻類 (首獎)
2012 帝寶美展水墨類 (第三名)
2011 全國美術展水墨類 (銀牌獎)
2011 第十六屆大墩美展水墨類 (第二名)、膠彩類 (第三名)
2010 第十三屆陳進藝術文化獎
2010 第十五屆大墩美展膠彩類 (第一名)
2010 第十一屆磺溪美展水墨膠彩類 (全興獎)
2009 第十屆磺溪美展水墨膠彩類 (全興獎)
2008 第二屆美哉台灣華陽獎 (金牌獎)

那就順著擺盪吧

文│吳尚邕 


我前些年的創作,大多是對時空交錯、事物並存的可能際遇加以闡發。近期則以此延伸,將以往大範圍的社會觀察逐步聚焦於更細微的邏輯辯證,拆解剖析現實生活中易見的現象及其衍生的慣性思維模式,以跳耀、游移式的立場,探索事物本質的不定性與其所處時空的對應連結。

不知何時開始我經常到海邊尋寶,但吸引我的往往不是美麗的貝殼或珊瑚石,而是一些結構怪異的漂流木、質地形態特殊的石頭和種種似曾相識卻又說不上為何物的怪東西。後來漸漸地發現其中固然有部分是自然的岩礦林木,但大多則是因天災、人為丟棄而散落各地的廢棄建材、家具、生活用品等第二自然物件,在歷經風蝕、水侵等大地的洗禮後,再度趨近於自然化的樣貌。若以時間軸來看,可說是一種類循環的概念──各式不同物件隨時空轉換、淘洗而改變型態,不斷更換新身分的旅程。其中最令我感興趣的是這般循環轉換的「認知」以及「身分」的賦予,是否就像「時間流」觀點中「往昔、當今、未來」的概念一樣,並不是任何會「流動」的實存物,而是一種以「人」為中心而制定的心智概念。

在生活中面對陌生事物時,我們總會環顧、審視其周遭熟悉的可讀訊息,選擇性的結合慣性或辯證的邏輯思維去推敲、解析,以完成對事物的判讀。但當下若是處在客觀訊息不足的情境中,我們則會傾向於求助較為主觀的自我經驗,由自身出發去展衍聯想,探尋不同事物間可能的發展路徑與牽連關係,進而模擬、建構出彼此間的系統脈絡與意象。這種探索、認知與論斷的過程,訴說著平時我們對生活周遭種種事物賦予意義和價值的歷程。然而主觀的自我經驗會因個人稟賦與成長背景的不同而有殊異,導致人們在面對相同事件時常會衍生出大相逕庭的思維模式。像是在公共事務中,持不同意向的各路人馬紛紛用盡氣力,以各式邏輯推演來為自身的論點背書,試圖為事件提出公正合理、順天應人的絕對正解,但往往還是沒有人能夠真正提出可說服所有參與者的完美共識,而這些標榜天經地義的真理也總在事過境遷、對象挪移置換之後旋即崩解,顯得無比荒謬可笑。

我們總是習慣將所有的事物用二分法來定義,對錯、好壞、美醜,非黑即白,卻經常忽略時空環境及各種意識形態背後錯綜交疊的複雜關係。二戰德國軍官派普曾說「歷史是勝利者書寫的,但事實的真相只有親歷者才知道」。無論認同與否,這段話顯然是在傳達一種關於「事實扭曲」與「事實真相」的相互對照。也許是一種相對而言的概念吧,這裡所謂的真相要是認真探究,應該也僅僅是每個親歷者個人在特定「一隅」、甚至是「一瞥」的情況下所體認到片面的目睹耳聞而已,故事因人而異,各自闡述。嚴格來說,事物本身從來就沒有存在過任何意義,只是階段性被動的承接相對存在的價值,在跌宕變換不已的時空境域裡永無止境的漂流。所謂永恆不變的本質與真理都只是為了方便人類解讀這個世界所使用的假設語罷了。

對整個世界而言,「人」無疑是最強勢的發話主體,自詡為世界代言人的行為使世上萬事萬物的價值、意義與其中的邏輯推論都由「人」而起,為「人」定義。我常假想,要是能夠屏除自身,甚至是褪去身而為人的立場,嘗試以非常理甚至是跳痛無俚頭的思維推理,去解構、重組這一切以人為本發展出來的慣性邏輯與普世價值觀,迫使人、事、物間開啟嶄新的連結與對話。或許轉眼間,那些原有根深蒂固的價值堅持,牢不可破的思維模式,以及錯綜難解的意識形態等,都將一一瓦解,亦或是顯得渺小而無謂。

此次個展繪畫作品中的主體大多以類似剪影的簡潔抽象結構呈現,刻意形塑出似可讀又不可盡讀的曖昧形象,引導觀者在有限的信息條件下,進入「認知」與「判讀」的思維路徑,也間接的與展場中帶有「所指非指」辯證概念的影像以及由現成物所組成的裝置作品,交織綴繫出若有似無的對話關係。目的不在針對性的釐清,只期許在多重形體對應和心靈牽連中,些許程度的擴大我們對於事物本質與時空關係間的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