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1  

開/關 地景 I/O Landscape

展覽時間:7/20-8/10
開幕座談:7/20 (Sat.) 18:00-20:00
座談來賓:國立臺灣藝術大學 美術學院院長 陳貺怡博士;藝評家、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學系兼任講師 王聖閎 老師。
藝術與科技座談(工業技術研究院):8/3 (Sat.) 15:00-17:00
主持人:施香蘭
與談人:藝術家邱杰森、藝術家莫珊嵐、【身體感知創藝實驗室】林宏墩 組長
、【自動化與新媒體實驗室】李俊霆 研究員、王裕涵 研究員。
展覽地點:非常廟藝文空間(台北市中山區新生北路三段56巷17號B1)



創作團隊|森嵐工作方圖(邱杰森、莫珊嵐)

森嵐工作方圖(C&G Art Group)於2017年成立,由邱杰森、莫珊嵐(Margot Guillemot)雙人組成,緣起於新富町文化市場的駐地藝術研究,籌組初期僅是為了研究臺灣人文與文化採集,後來日漸開展至數位媒體藝術的各種視覺化的狀態,不僅僅是在原有的載體上,而是從多方面的二維、三維、四維的維度中將藝術融入其中。以數位影像科技與人文脈絡進行結合的藝術創作團隊。結合數位技術、人與城市建築、人文地景之間的實驗藝術創作。藉由平面與立體的相互搭接下,探討時間在人的記憶中如何以數位方式進行重建與當代風景的可能性。再輔以駐在地的人與景作為創作的元素,探討新人類如何在科技(技術)之間的交雜層疊的共活性。

 

藝術家|邱杰森

邱杰森,1986年出生。众藝術總監,曾任中心新村藝術總監。就讀於國立臺灣藝術大學美術系當代視覺文化博士班,於2016年取得法國蒙彼利埃地中海高等美院造型表達國家高等文憑、2014年法國藝術表現國家文憑、2010年國立臺灣藝術大學古蹟藝術修護學系、美術系輔系。駐村於工業技術研究院、台藝大文創園區、高雄駁二藝文特區、法國喬治龐畢度當代藝術中心。近期展覽:桃園本事藝術「此景」(2019)、台北市立美術館「跨域讀寫」(2018)、美國陶森亞洲藝術與文化中心「Rootless Orchids」(2018)、台北當代藝術館「台北美術獎」(2017)、福利社「新生北路三段82號―邱杰森個展」(2017)、法國AM畫廊「存在感」(2014)、國立臺灣美術館「人艱不拆」(2017)、臺北數位藝術中心「即將消逝的瞬間」(2017)、新富町文化市場「如畫之詩」(2016)、南海藝廊「致—前線的鄰居」(2016)、法國馬賽國際錄像節(2016)、法國Jean Rouch國際錄像節(2016)。獲選2018年宜蘭獎首獎、曾入選高雄獎(2015)、臺南新藝獎(2016)。

 

藝術家|莫珊嵐(Martgot Guillemot)

莫珊嵐(Margot Guillemot),1993年出生。法國藝術家,就讀國立臺灣藝術大學美術系當代視覺文化博士班、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碩士肄業,2017、2018年教育部臺灣獎學金獲選人、畢業於法國蒙彼利埃地中海高等美術學院(Beaux-arts de Montpellier) 創作碩士,法國藝術家莫珊嵐(Margot Guillemot)研究數位影響科技及數位美學對當代藝術的影響。探討數位時代 「演進」、「觀看」、「保留」、「再現」 的問題意識演變。近期展覽:台北市立美術館「跨域讀寫」(2018)、國立臺灣美術館「人艱不拆」(2017)、新富町文化市場「如畫之詩」(2016)、南海藝廊「致―前線的鄰居」(2016)。

所有的直接存在,一切都轉化為一個表象。」Guy-Ernest Debord

當代社會所面對的資本主義物化時代所建構的社會景觀之國度,在這新的歷史斷代裡,整個社會生活顯示為一種巨大的景觀的積累。景觀社會,人與自然關係發生斷裂;自然也成為人們休閒時光的消費載體。隨著數位技術的開展,當代景觀發生了時空的扭曲狀態,真實與現實間的關係越見模糊,為了重新調動對於可視與不可視的領域(疆界、疆域)所建構的身體感知,並建構景觀與數位之於人之間所產生的身體對應關係進行的一系列「風景再製」創作。

米歇爾‧傅柯(Michel Foucault)所提出的異托邦(heterotopia)概念,結合了異質性以及空間。異托邦為一真實存在空間,如同我們生活的場所。在這異質空間裡,人們可透過現實世界與此空間所產生的對比,做為與主流現實對話或對照批評的基石。換言之,我們所處的異質空間即具有對抗主體的力量。

在此創作計畫中,更加觸碰內心的部分,是關於生存環境的討論。長於科技發達時代的新世代,對於環境的觀念是對立的,但也因為這幾年來的環境變遷快速到讓人無所適從。

科技日新月異,訊息符碼的交換為求更高速、更便捷的傳遞方式與更快速的建設方式,當下我們離真實的你我真切的認知卻漸行漸遠。人類依賴此一生活狀態所形成的科技迷走現象幾乎成了都市人的共性,很多都是在潛意識中進行,使人陷入麻木的精神狀態。

拜數位科技之賜城市空間變異的速度之快,人們如何學會以謙卑的身形面對世界,這是的一個「觀看」的開端,並試圖讓雕塑、素描轉化成景觀,讓城市與人內、外有所愛,內有所持;當觀眾與作品交會的瞬間,也開啟了另一層對周遭環境的認識,而作品就是在這徒步與觀察、沈思的沉澱與展現。